目录

全球科技企业大裁员,为何美企“砍”得最凶?

过去三年新冠疫情之下,全球在线行业迅猛发展带来了服务器和其上游产业的繁荣,全球高科技企业经历了难得的机遇期。不过任何产业都有周期性,这种情况不可能无限期持续下去。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多家美国大型科技企业大幅裁员备受关注。

专家指出,“裁员潮”反映了虚拟经济过度扩张后的收缩趋势,同时暴露了美国高通胀和利率飙升对企业收益造成的冲击。未来,随着科技革命演进、美国政府“筑墙”“断链”及强势推行产业回流政策等,美国科技行业还将持续受到影响。

2022年10月,全球半导体IP龙头Arm 在英国裁员 700 人,而在其他国家裁员 550 人。

10月底,传出美国芯片设计企业美满电子(MARVELL)将进行裁减中国研发人员,27日,美满此次裁员的赔偿方案曝光,将给予被裁员工2个月的缓冲期,传赔偿方式将为N+3,解除日所在月发薪日发放。

2022年11月份,美国半导体设备企业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曝出从7月开始裁员,面板显示产品事业部首当其冲,裁员比例达10%;半导体业务暂时还没有裁员,但是受禁令、厂商减少投资支出等影响,接下来可能也会采取有相应的动作。面板显示产品事业部被裁的员工已经被优先调岗到半导体系统事业部以及其他事业部,所以暂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人员流失,应用材料也没有公布相应的赔偿方案。

12月2日,在 Essex Junction  拥有大型芯片工厂的格芯( GlobalFoundries) 在员工会议上告诉员工,该公司将在 12 月在全球范围内裁员多达 800 人,占其全球 14,000 名员工的 5.7%。裁员主要集中在非制造岗位。

12月22日,美国最大存储芯片制造商美光科技(Micron)宣布,将裁员约10%。美光科技拥有大约4.8万名员工,裁员10%意味着将有4800人失业。美光称,公司将通过自愿离职和裁员的方式达到裁员目标。

12月29日,韩媒报道称,存储巨头SK海力士正大幅削减团队规模,该公司为各部门领导人数设定了配额,整体负责人人数减少了20%-30%。据悉,SK海力士还向年长高管提供了带薪退休的机会,但该提议遭到大多数人拒绝。

2023年1月21日,美国半导体巨头英特尔公司(Intel)正在硅谷裁减数百个工作岗位,增加了去年底开始的裁员,作为先前宣布的成本削减的一部分。根据提交给加州就业发展部的文件,英特尔将在其位于加州圣克拉拉的办公室裁员  201 人,该办公室是该芯片制造商的总部所在地,自 1 月 31 日起生效。英特尔还在此前宣布的 111 人裁员的基础上,在加利福尼亚州福尔瑟姆  (Folsom) 的一个专门用于研发的园区进行裁员——从 1 月 31 日起裁员 176 人,从 3 月 15 日起再裁员 167 人。

1月24日消息,据《华尔街日报》,半导体材料供应商3M公司公布最近一季利润不及预期,并发布了悲观的全年盈利前景。3M计划削减2500个全球制造岗位,首席执行官Mike  Roman在财报中称这是 “与调整后产量保持一致的必要决定”。

1月26日,路透社报道,IBM计划裁员约3900人。该公司发言人表示,此次裁员将源于其勤达睿(Kyndryl)的分拆和医疗健康业务的剥离,该公司将因此产生约3亿美元的费用。根据该公司最新的年报,此次裁员将使其28万的员工总数减少1.4%。

1月27日,移动处理器大厂高通(Qualcomm)在去年年底对某些部门进行选择性裁员之后,将在以色列进行新一轮裁员,定于2月进行。去年底,高通已在美国圣迭戈裁员了153人。

1月27日,美国三大芯片制造设备供应商之一的泛林集团(Lam  Research)宣布,计划裁减约1300人(相当于约7%的员工),以减少开支。

1月28日,EDA龙头企业新思科技(Synopsys)宣布将在加州裁员,包括位于山景城 102 East Middlefield Road 和桑尼维尔工厂的 102 名员工,Synopsys 员工关系总监  Niko Meadors 在发给EDD(Employment Development Department )的警告通知中表示。本次裁员定于 3 月 31  日生效。Synopsys 在 WARN 通知中表示,裁员行动预计将是永久性的。受裁员影响的绝大多数员工是技术工程师、设计师和软件专家。

优异的半导体人才一直是可遇不可求的,尤其对于正在蓬勃发展的中国半导体产业来说,人才是近几年热门热的议题之一。除了本地高校的培养,如果能承接一部分来自海外的优异人才,不失为一个快速成长的方案。3月30日,Aspencore将在IIC Shanghai (2023国际集成电路展览会暨研讨会)同期举办IIC 春季 “芯” 人才招聘会,欢迎大家点击这里报名参会,寻觅你心中的理想企业或同事。

最新加入裁员大潮的是荷兰消费电子和医疗设备制造商飞利浦,他们宣布,计划到2025年在全球范围内进一步裁员6000人,其中一半的裁员工作将会在今年之内完成。这是在公司此前宣布的4000人裁员的基础上,进行的额外裁员。飞利浦预计,此次重组将在未来几个季度产生约3亿欧元的成本。

本周一(1月30日),在召回呼吸设备导致市值缩水70%后,飞利浦宣布了这一决定。该公司表示,简化的运营模式将使公司更灵活、竞争力更强,同时降低成本。飞利浦预计此次重组将在未来几个季度产生约3亿欧元(3.26亿美元)的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飞利浦此次裁员是在2022年10月公布的裁员计划基础上进行的,是额外的一轮裁员。当时,Jakobs上任飞利浦总裁兼CEO还不到一周,便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4000人,占其员工总数的5%。

飞利浦新任首席执行官罗伊‧雅各布斯(Roy Jakobs)告诉媒体,裁员是一个必要的行为,此举可以帮助飞利浦在市场上拥有更强的竞争力。Jakobs认为,飞利浦尚未充分利用其强大市场地位的潜力,但在此之前先需要解决本身的重大运营问题。公司除了简化组织之外,还应继续重视患者的安全保障和产品质量,同时加强供应链方面的管理。Jakobs还表示,对于飞利浦和股东来说,2022年是非常艰难的一年,但公司正在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改变这一局面。

同日,飞利浦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公司2022年第四季净亏损1亿500万欧元(约1亿1400万美元),2022年度净亏损则达16亿欧元,大多是因为呼吸器召回导致的损失。飞利浦预计在2023年实现低个位数的可比销售增长和高个位数的调整后EBITA利润率。

飞利浦2021年召回该公司治疗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的呼吸器产品。患者若吸入或吞下呼吸器消音泡绵碎屑,恐有中毒和致癌风险。目前,飞利浦正面临与睡眠治疗设备有关的潜在指控,公司最新表示将8.85亿的准备金再增加8500万欧元。

此前,微软(Microsoft)、谷歌(Google)母公司Alphabet、亚马逊(Amazon)和德国软件制造商SAP在内的大型科技公司都宣布或开启了大裁员。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计划裁员超1.8万人,是其1995年创建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亚马逊生鲜”“亚马逊无人超市”等零售和人力资源板块受裁员影响最大;

脸书(Facebook)母公司Meta裁员约1.1万人,占其员工总数的13%,这是Meta成立以来的首次大规模裁员。Meta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表示,公司同时将减少招聘人数,除极个别岗位外,招聘冻结期延长至2023年名列前茅季度;

苹果虽然没有宣布裁员计划,但是已经明确表示在未来一年不会再有新员工的招聘;

商业软件龙头Salesforce宣布的成本削减计划,包括裁减10%的岗位,涉及约8000名员工;

在线视频平台Vimeo也宣布了6个月内的第二轮裁员方案,涉及裁减11%的员工;

思科裁员4000人;

拥有1.6亿用户的相机和社媒体公司SNAP公司宣布了裁员20%的计划,同时搁置了其无人机项目;

另据《福布斯》杂志网站报道,时尚电商StitchFix宣布将裁减约20%的正式员工;人工智能初创公司ScaleAI宣布将裁员20%;

推特则在被马斯克收购后,发生了规模空前的裁员行动——7500名全职员工中,被裁员工比例高达70%,5500名合同工中被裁比例高达80%。

谷歌母公司Alphabet在一份员工备忘录中称,由于面临“不同的经济现实”,该公司将裁员约1.2万人,影响该公司6%的员工。公司称将加倍投入人工智能,并裁减支持实验项目的人员。

从上文可以看到,大部分宣布裁员的都是美国科技企业。有网友表示,美国不顾及市场规则而采取的半导体制裁,从长远来看,或许首先无法承受其后果的是美国科技企业。

《华尔街日报》引用调查平台layoff.fyi统计称,2022年初以来,美国1000多家科技企业共裁员超过15万人,是2021年的10倍,而其中6万多的岗位消失在从2022年11月中旬至今年初这段时间内。按照硅谷程序员平均薪资为12万美元来计算,除去赔偿金,美国硅谷中有6万员工将减少860亿美元的年收入。

业内人士指出,因俄乌战争、利率上升和经济衰退的威胁而隐现的全球经济前景不确定等因素导致科企成本上升,是大规模宣布裁员的共同原因。美联储为遏制通货膨胀从去年三月开始提高联邦基金利率,截止到上个月为止,利率从0到0.25%提升至4.25至4.5个百分点,达到15年的较高点,这对经济活动产生了明显的抑制效应。

科技企业对此的解释,则普遍指向前期过度扩张和宏观经济形势,其中许多公司在疫情大流行期间扩张过大,或者在新竞争对手出现后需要改变战略,科技创新转型的需求也进一步驱动美国科技企业人员结构调整。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在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表示,互联网经过数十年高速发展,已经出现增长放缓、创新乏力现象。美国许多互联网企业遭遇发展瓶颈,迫切需要技术创新来寻找新的增长点。Meta公司开拓元宇宙业务、马斯克的Neuralink公司开发脑机技术等均代表了这一趋势。而在企业调整业务部门的过程中,裁员必然会成为选项之一。

英特尔公司首席执行官帕特·格尔辛格表示,能源成本高企,俄乌冲突导致欧洲经济震动等原因,英特尔公司下调了全年销售前景。“在要步入下一年之际,我们仍要遭受经济逆风。”

许多企业裁员,也是在纠正在疫情中犯下的错误。

Salesforce公司CEO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在发给员工的消息中称,“疫情初期,公司收入激增,导致过度招聘。而现在公司正面临经济下行,顾客在做出购买决定时变得更为慎重”。

亚马逊CEO安迪·加西(Andy Jassey)在1月4日发出的裁员通知中说,“由于经济形势不明朗以及最近几年一直在加快速度招人,今年(业务计划)的调整更加困难”,公司不得不实施超出最初预期的裁员规模。——《卫报》报道称,2020年3月,亚马逊的全球员工数约为62.8万人。而疫情期间受线上业务驱动,亚马逊员工激增至150万人。

马克·扎克伯格的“公开认错”很有代表性:“新冠疫情之初,世界迅速转向线上,电子商务激增带来巨大的收入增长。许多人预测,这将是一种永久性的加速,即便疫情结束后也将继续。我也这么认为,所以我决定大幅增加投资。不幸的是,事情并没有像我预期那样发展。电子商务恢复了以前的趋势,而且宏观经济下行、竞争加剧、广告业务下降导致收入远低预期,”他说,“我错了,我对此负责。”

根据ZipRecruiter对新员工的一项调查显示,在这些科技公司解雇后最近找到工作的员工中,约有79%在开始找工作后的三个月内找到了新工作;更有约四成只花了不到一个月就找到了新工作。最近离开科技公司的员工中,约有74%留在了该行业,其他曾在科技公司工作过的人则转向了零售、金融服务和医疗保健等行业。

ZipRecruiter 首席经济学家Julia Pollak表示:“从美国整体来看,最新的数据显示,全美职位空缺数量为1030万,低于历史较高水平,远远超过美国失业人数,这也为失业工人提供了机会。”

一小部分科技公司员工在裁员后花费很长时间寻找工作。ZipRecruiter表示,在4月至10月再次找到工作的科技工作者中,约有5%花了六个月以上的时间寻找工作,低于2021年8月至2022年2月期间雇用的人中的26%。

和之前相比,美国科技从业者的再就业等待时间有所延长。根据ZipRecruiter的数据,在最近失业但之前从事过技术工作的人中,有37%的人在开始寻找工作后的一个月内找到了新职位。相比之下,2月份的调查中这一比例为50%。

不少被裁撤的员工,在拿到慷慨的遣散费之后,决定学习新的证书来提高竞争力。而且雇主普遍对求职者反应迅速,可能是因为担心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失去他们。近九成的ZipRecruiter调查受访者表示,他们在申请工作后的一周内收到了招聘人员或招聘经理的回复。

此次美国科技公司的裁员不仅涉及美国本土,也影响这些公司在新加坡、英国、印度等地的员工。据路透社30日报道,不少其他国家的科技企业已经盯上了这些被美企裁掉的技术人才,例如德国、英国。

数据显示,目前德国信息技术行业有13.7万个空缺岗位。微软、亚马逊、谷歌母公司字母表等美国大型科技企业被裁的技术人员,吸引了许多德国科技企业的目光。

德国大众集团旗下卡里亚德软件公司的首席人力资源官赖纳·楚格赫尔表示:“我们在美国、欧洲和中国有数百个空缺岗位。他们炒人,我们招人。”此外,德国巴伐利亚州数字化部长尤迪特·格拉赫也在社交媒体上对硅谷失业大军喊话:“我诚邀你迁居巴伐利亚。” 

据英国《泰晤士报》统计,仅Meta公司的裁员就导致650个在英岗位被削减。当地一些企业也开始借此机会网罗人才。报道称,英国招聘公司Kernel的创始人罗根·奈度认为,该国企业正面临一个“难得的机会”来招聘稀缺的技术人才。他表示,全球仍然存在系统性技术人才短缺,尤其是在英国,企业不会经常获得这样的机会窗口。

企业负责人爱德华·伊斯特也告诉《泰晤士报》,“我知道有10或15个人非常熟悉他们的工作,并且刚刚被Meta 解雇,因为他们的岗位不能产生收入,但他们对我们来说将是很棒的补充”。

路透社的分析指出,尽管很少有欧洲企业能开出与美国硅谷相媲美的高薪,但由于现在欧元和美元几乎平价,技术人才可以在欧洲实现更低的医疗和生活成本。德国政府目前也正在简化移民规定,降低获得德国国籍的难度,以吸引更多可能的技术移民。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持有工作签证的不少中国籍员工,因为需要雇主支持签证的延期,一旦失业恐将面临被迫离境的问题,所以他们更加迫切地需要找到一份较为稳定的工作。部分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国际业务部门也有意招揽他们,以加强在海外业务的本土化水平,比如,TikTok在美国已经在面试Meta前员工。

据悉,不少在美有业务发展的中企成为被裁中国籍员工的目标。TikTok在这波“裁员潮”到来之前,在抢夺人才方面就跟美国本土科技大厂有着很强的竞争关系。而Meta大幅裁员后,有不少员工给TikTok投简历应聘。

此外,腾讯、阿里等国内大厂也在美国有很多开放的职位。很多中国籍员工倾向于选择中企,认为如果美国这边发展机会受限,还有机会申请调转回国内工作。

美国科技媒体Pandaily援引风险投资基金大观资本负责人的评论称,“这是中国企业开拓海外市场的机会。他们非常需要这样的人才。一方面,这些人才对中美两国文化有很好的了解。另一方面,这些企业可以减少对中国技术团队的依赖。除了字节跳动,很多中国公司都在利用Meta的裁员进行团队扩张。”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此次硅谷科技公司裁员的数量多,其中不少是中国籍或华人员工,这些员工对互联网是有了解的,因此中国互联网企业吸纳他们是正常现象。

不过,多名国内互联网行业人士也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考虑到国内互联网企业也在减少招聘以及复杂的国际形势,一些有海外业务的企业也不太可能在美国进行大规模的招聘。

优异的半导体人才一直是可遇不可求的,尤其对于正在蓬勃发展的中国半导体产业来说,人才是近几年热门热的议题之一。除了本地高校的培养,如果能承接一部分来自海外的优异人才,不失为一个快速成长的方案。3月30日,Aspencore将在IIC Shanghai (2023国际集成电路展览会暨研讨会)同期举办IIC 春季 “芯” 人才招聘会,欢迎大家点击这里或扫码报名参会,寻觅你心中的理想企业或同事。

本文内容参考华尔街见闻、环球杂志、法新社、参考消息网、路透社、央视新闻、人民日巴海外版报道

文章来自:https://www.eet-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