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法院宣判龙芯CPU自主架构不侵犯MIPS知识产权,芯联芯表示将继续维权

在开源的RISC-V指令出现之前,全球主流的指令集系统主要有三家——x86、Arm和MIPS,上述指令集无一例外都是欧美公司所掌控。MIPS诞生于斯坦福大学John LeRoy Hennessy领导的团队的一项科研项目,1984年,Hennessy离开斯坦福大学创立MIPS。

1993年,Silicon Graphics拥有了MIPS指令集,2013年又被Imagination Technologies收购,2017年被Tallwood Venture Capital收购,2018年又被Wave Computing收购。

由于自主研发CPU指令集系统在生态发展上相当困难,国产CPU厂商龙芯中科最初选择的是MIPS路线,并与 MIPS 公司在 2011 年、2017 年签署了技术许可合同, 获得了研发、生产、销售基于 MIPS 指令集系统的芯片许可等权利,发行人有权定期支付许可费直接延续 MIPS 指令集系统的许可。

2019年,Wave Computing与上海IP和ASIC设计服务公司上海芯联芯智能科技(下称“芯联芯”)就MIPS架构和MIPS处理器内核在华业务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芯联芯一次性付清所有MIPS技术授权费,获得了在中国对MIPS技术独占权利人和少数经营权人的地位,同时芯联芯也已被授权开发MIPS核的衍生产品,为在华的MIPS新老客户提供服务。

不过,Wave Computing于2020年4月申请破产重组。

采用兼容MIPS等国外指令集的发展方式有着天然的风险,一旦美国实施技术封锁,这些源自美国的指令集所有者也必须要遵守规定。例如Arm公司在美国禁令下,已经切断与华为的合作。

关键核心技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发展独立自主可控的指令集系统是中国少数的选择,意识到这一点的龙芯中科在2020年,就开始推出了自主指令集系统 LoongArch。龙芯中科表示,该自主研发的指令集系统基于自身二十年的CPU研制和生态建设积累,从顶层架构,到指令功能和ABI标准等,全部自主设计,不需国外授权。

据介绍,LoongArch吸纳了现代指令集系统演进的最新成果,运行效率更高,相同的源代码编译成LoongArch比编译成龙芯此前支持的MIPS,动态执行指令数平均可以减少10%-20%。

同时,LoongArch还充分考虑兼容生态的需求,融合x86、Arm等国际主流指令集系统的主要功能特性,并依托龙芯团队在二进制翻译方面十余年的技术积累创新,实现跨指令平台应用兼容。

随后龙芯中科开始为全面切换至基于 LoongArch 指令集系统的产品做好技术和市场准备。

2021 年 7 月开始,公司信息化业务已经转向基于龙芯自主指令集系统 LoongArch 的 3A5000 系列处理器,工控业务开始转向基于龙芯自主指令集系统 LoongArch 的系列处理器。

需要指出的是,2019 年至 2021 年,龙芯中科销售的主要产品基于 MIPS 指令集系统。2021年龙芯销售的产品中基于 MIPS 指令集系统的产品合计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约 70%左右,占比较高。

如果龙芯中科停止出售基于 MIPS 指令集系统的产品,对于龙芯中科的业绩将会造成不利影响。

尽管基于自主指令集系统 LoongArch的龙芯3A5000 系列处理器已通过众多客户的产品验证、LoongArch 指令集系统生态已形成一定基础并正在高速发展,但与Wintel体系和AA体系成熟生态相比, 龙芯处理器的软件生态完备程度和整体成熟度偏低,相较于 Intel、AMD 等国际 CPU 龙头企业,该处理器性能与市场主流高端产品尚存在一定差距。

龙芯中科称,其在以基于 LoongArch 指令集系统的新产品替代以往各系列处理器的过程中仍可能面临软硬件磨合、生态建设、客户拓展等困难,存在转向自主指令集系统后产品市场开拓不及预期的风险。

一旦龙芯中科切换到完全自主,也就意味着兼容MIPS的专利许可费就可以完全不用支付了。这对于刚刚耗费巨资买断MIPS中国经营权的芯联芯来说是极其不利的。

2019 年,芯联芯表示 MIPS 公司已将与龙芯的技术许可合同转让给芯联芯,转让自 2019 年4月1日起生效。

而龙芯中科方面则表示,与芯联芯从未直接签署过任何合同,芯联芯也从未向发行人提供 MIPS 公司与其签署的协议的完整版本。

龙芯中科对上述芯联芯声称的转让,向 MIPS 公司、 芯联芯表示强烈反对,并于 2020 年 4 月主动停止延续许可协议(根据龙芯中科与 MIPS 公司签署的协议,其仍有权生产、分销和销售已商业化的芯片产品并按许可协议支付版税)。

对此,2021 年,芯联芯就 MIPS 技术许可合同有关的争议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申请仲裁。

芯联芯主要主张龙科中芯违反了其与 MIPS 公司于 2011 年和 2017 年签署的 MIPS 技术许可合同等约定,存在未经授权使用 MIPS 技术、未经授权修改 MIPS 技术、协议到期后继续使用 MIPS 技术、少报版税等行为。

芯联芯提出的仲裁请求主要包括要求确认龙芯中科存在违约行为,要求龙芯中科停止制造、销售与 MIPS 技术有关的产品,禁止使用、修改、转授权或以其他方式处理 MIPS 技术等,赔偿各类损失、相关利息和全部仲裁费用等。

此外,2021 年 7 月,芯联芯还向仲裁庭提交临时措施申请,请求仲裁庭下令龙芯中科不得生产、宣传、分销、出售、供应或以其他任何方式经营包括 3A3000 和 3A4000 在内的多款产品并承担芯联芯有关的费用(包括律师费)。

据悉在龙芯中科自主指令集系统 LoongArch的3A5000系列处理器推出之后,上海芯联芯也向第三方发送指控函件,称龙芯中科 3A5000 处理器源于 MIPS 指令集系统,侵犯了 MIPS 的知识产权。

龙芯中科经多次函件沟通上海芯联芯无效之后,分别于2021 年 3 月 2 日和 2021 年 4 月 23 日,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上海芯联芯提起《民事起诉状》,请求判令确认公司3A5000处理器不侵犯MIPS指令集系统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简称“诉讼案件1”),并要求上海芯联芯进行澄清、道歉、恢复名誉、消除影响并赔偿损失。

针对龙芯中科的起诉,2021年11月,上海芯联芯在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对龙芯中科与广东龙丘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提起侵害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之诉,请求法院判令:龙芯中科与广东龙丘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停止侵权行为, 删除在公司网站上发布的龙芯指令集系统(LoongArch)参考手册,停止生产和委托其他厂商生产 3A5000 处理器以及基于 3A5000 的其他芯片,并要求龙芯中科进行道歉、赔偿损失。(简称“诉讼案件2”)

仲裁庭于 2021 年 10 月作出了临时命令,驳回了芯联芯的临时措施申请。

龙芯中科于2021年11月19日收到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送达关于“诉讼案件2”的通知。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已于2022年1月26日出具(2021)粤73知民初1456号《民事裁定书》,由于本案“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另案(即“诉讼案件1”)是基于同一法律事实而发生的纠纷。

如果本案由本院继续审理,则无异于浪费司法资源,增加当事人的诉累。由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另案立案在先,故本案应当移送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合并审理”,裁定:龙芯中科对管辖权提出的异议成立,本案移送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处理。

由于“诉讼案件1”与移送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诉讼案件2”已合并审理,且两起案件系基于同一法律事实而发生的纠纷,因此龙芯中科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出对诉讼案件1的撤诉申请。

近日,龙芯中科与芯联芯关于LoongArch指令集是否侵害MIPS指令集著作权的纠纷有了新进展。2月7日晚间,龙芯中科在A股盘后发布了《龙芯中科关于诉讼事项结果的公告》。

公告显示,2023年2月6日,龙芯中科收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民事裁定书》〔(2021)京73民初462号〕以及《民事判决书》〔(2022)京73民初1063号〕。

裁定书显示,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认为,上海芯联芯有关龙芯指令集侵害MIPS指令集著作权以及龙芯中科构成不正当竞争的主张均不成立,判决驳回上海芯联芯的全部诉讼请求。

诉讼案件1《民事裁定书》裁定如下:

准许原告龙芯中科撤诉。

案件受理费13,800元,减半收取计6,900元,由龙芯中科负担(已交纳)。

诉讼案件2《民事判决书》主要内容如下: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认为上海芯联芯有关龙芯指令集侵害MIPS指令集著作权以及龙芯中科构成不正当竞争的主张均不成立,判决如下:

驳回上海芯联芯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41,800元,由原告上海芯联芯负担(已交纳)。

龙芯中科表示,上述诉讼结果情况均不会对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及损益产生负面影响。公司董事会将密切关注和高度重视公司诉讼事项,积极应诉,依法主张自身合法权益,采取相关法律措施,切实维护公司和股东的利益。

芯联芯针对龙芯中科发布的“关于诉讼事项结果的公告”发表声明称,龙芯中科此前公告中所涉龙芯中科LoongArch以及相关处理器被起诉的知识产权侵权诉讼,其结果目前尚不具有法律效力,在合适时间公司会继续采取合适行动,以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龙芯中科的相关其他法律行动仍在进行中。

文章来自:https://www.eet-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