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更多产品

          客户为中心的产品管理工具

          专业的软件研发项目管理工具

          简单易用的团队知识库管理

          可量化的研发效能度量工具

          测试用例维护与计划执行

          以团队为中心的协作沟通

          研发工作流自动化工具

          账号认证与安全管理工具

          Why PingCode
          为什么选择 PingCode ?

          6000+企业信赖之选,为研发团队降本增效

        • 行业解决方案
          先进制造(即将上线)
        • 解决方案1
        • 解决方案2
  • Jira替代方案
目录

ChatGPT为什么能短时间爆红?科技部部长王志刚点评

电子工程专辑讯 以微软为主的ChatGPT为代表的人工智能风靡全球,有观点认为,以ChatGPT为代表的人工智能大模型技术的巨大跃升将掀起一场新的工业革命,还会让很多行业的工作人员面临失业的危险。

ChatGPT为代表的人工智能自动生成内容技术(AIGC)的热度也让谷歌高层坐立不安,并发布了“红色警戒”,以抵御ChatGPT对其在线搜索的垄断地位的冲击。2月8日,谷歌在巴黎召开一个发布会展示Bard聊天机器人,Bard机器人是基于谷歌的大型语言模型LaMDA,不过这个机器人在现场的回答犯了事实性错误,直接导致谷歌股票大跌,市值蒸发越1020亿美元(约6932.50亿元人民币)。

谷歌还在近日举行的全体员工大会上进一步解释了Bard。在谷歌内部论坛 Dory 上,该公司员工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就是 “Bard 和 ChatGPT 是大型语言模型,而不是知识模型。他们擅长生成人性化的文本,但不能确保文本是基于事实的。为什么我们认为首要大型应用应该是搜索,它的核心是寻找真实信息吗?”

对此,AI 聊天机器人 Bard 产品负责人杰克・克劳奇克表示,“我只想澄清一下,Bard不等同于搜索。这是 一项实验,旨在探索我们讨论过的一种协作式 AI 服务。我们发现使用这款产品的神奇之处在于,它就像是个富有创造力的伙伴,能帮助你激发想象力,发掘你的好奇心等。”

而且对部分需要Bard机器人进行搜索功能的人,谷歌在基于Bard机器人的内部推出名为‘ Search It ’的新功能。杰克・克劳奇克指出,” 我们将努力更好地生成与之相关的查询,并向用户传达我们的信心。用户将看到一个上面写着‘查看其他草稿’的标签,这会让人们远离类似搜索的结果。但当你想要进入更多以搜索为导向的旅程时,我们已经有了一款绝佳的产品,那就是谷歌搜索。”

毕竟谷歌搜索已经占据市场垄断地位,不大可能会再推出一款新产品来分割自家的地位。

谷歌搜索工程副总裁Elizabeth Reid重点提到了该公司广泛使用的大语言模型(LLM),她表示,“Bard与搜索是分开的,我们将LLM引入搜索领域已经有相当长的历史。”这也令谷歌员工们感到困惑,Bard到底是不是搜索引擎的一部分。

作为OpenAI公司的联合创始人马斯克,自2018年离开这家公司,OpenAI自去年11月发布ChatGPT。根据最新消息称,马斯克在过去数周中接洽了人工智能研究人员,讨论新建一家实验室,致力于研发大语言模型ChatGPT的竞争对手。不过该项目仍在研发阶段,还没有制定研发特定产品的具体方案。在离开OpenAI之时,马斯克曾称ChatGPT”厉害的可怕”。

其实ChatGPT 背后的大部分技术并不新鲜。ChatGPT 是 GPT-3.5 的一个微调版本。GPT-3.5 是 OpenAI 在 ChatGPT 出现前几个月发布的大型语言模型家族。GPT-3.5 本身就是 GPT-3 的更新版本,后者诞生于 2020 年。该公司在其网站上提供了这些模型的 API 接口,这使得其他软件开发人员可以很容易地将模型插入到他们自己的代码中。OpenAI 还在 2022 年 1 月发布了另一款 GPT-3.5 微调版本,名为 InstructGPT。但公众并没有对之前这些版本如此痴迷。

那么ChatGPT为何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火遍全球,点燃AIGC(AI Generated Content)市场,引领AI新赛道?

援引【“浙”里热评】中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郭斌对此认为,ChatGPT的突然爆火并非偶然。事实上,OpenAI在很早之前就在研究这类技术,只是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吸引了人们的关注。

“ChatGPT的爆火符合技术发展的规律,这个规律就是,当新技术出现时,它与公众注意力、技术被应用的行为之间存在一定关系,并呈现出Gartner曲线,该曲线会先后出现一个高峰,显示出在哪些时间点这项技术会受到公众关注并得到应用。”

郭斌进一步分析称,新技术是否能火出圈,也取决于几个所谓的拐点:其一,该技术必须达到一定成熟度,才可能产生一种爆发性的关注,否则人们只会出于新奇把它当玩具一样使用,很快就会失去兴趣,比如苹果手机里的siri。

其二,该技术必须要有可匹配的商业场景,且可获得持续性的商业回报。只有这样,该技术才能进一步发展,否则没人愿意投资这项技术,尽管这项技术看起来很有用,比如7年前的AlphaGo。

而在这两个方面,ChatGPT都做到了。它不仅可以写代码、写商业报告,还能备课。它写的小说和电子书甚至都已经在亚马逊平台开卖了。

在2023年3月5日举行的第十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科技部部长王志刚点评ChatGPT上表示,ChatGPT出来以后,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实际从技术本身源头来讲,它叫做NLP、NLU,也就是自然语言处理和自然语言理解,这两方面已经研究了很多年。ChatGPT之所以引起关注,在于它作为一个大模型,有效结合了大数据、大算力、强算法。它的计算方法有进步。同样一种原理,在于做得好不好。比如发动机,大家都能做出发动机,但质量是有不同的。踢足球都是盘带、射门,但是要做到梅西那么好也不容易。从这一点看,ChatGPT在技术进步上,特别是保证算法的实时性与算法质量的有效性上,非常难。我们通过计算是可以把人的自然语言进行理解并且进行对话,但是要达到实时效果是不容易的,这方面OpenAI有它的优势。

我们国家在这方面也作了很多布局,在这个领域的研究也进行了很多年,并且有一些成果,但目前要达到像OpenAI的效果可能还要拭目以待。我们也希望,中国的企业也好,国外的企业也好,大家在人工智能领域能够有更多的好成果。同时,我们还要注意,怎么样规范科技伦理,趋利避害。

总的来讲,AI这个领域是大方向、大领域,并且它的影响绝不仅仅在科技领域本身,可能还涉及在其他领域的赋能应用。这方面科技部已经作了很多部署:包括AI本身技术发展的一些课题,已经部署了很多年;中国首先提出AI治理方面的“八项原则”;在AI转化应用方面最近推出智能码头等若干个示范应用场景,推动AI转化应用。我们希望,既通过科学研究、技术牵引,也通过场景驱动、用户需求,把它结合起来,使得AI不仅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为中国科技作出贡献,也希望从事AI研究、转化的大学、科研院所、企业自身能够有更好的进步和发展,为推动AI发展、以及为国际社会作出中国贡献。

王志刚还表示,这些年,我们取得了不少重大基础研究成果,比如量子计算、量子通信、量子测量。同时,减少二氧化碳现在是我们重点关注的内容,科技可以将它经过一定的工艺、一定的反应,变成工业淀粉。我们在贵州的FAST发现了700多颗新脉冲星,这是基础研究关注问题和基础研究中涉及到的观测分析技术突破,交叉融合形成的创新成果。所以,基础研究的问题提出可以通过两个方面,一个是好奇心驱动,一个是在技术创新、应用方面遇到的难题,从基础上找原理、找方法。下一步,我们认真落实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落实党中央关于科技创新,特别是在基础研究方面一系列的重大战略部署。一是加强由好奇心驱动,进行前沿导向的探索性基础研究。二是加强由国家战略目标驱动,进行战略导向的体系化基础研究。三是加强市场驱动,进行应用型基础研究。这样使得基础研究成体系布局、成系统推进,使得我们的基础研究与国家战略、与国家发展目标真正结合起来,而且发挥不可替代的基础性、战略性、源头性的支撑和引领作用。

文章来自:https://www.eet-china.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