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芯片和科学法案》补贴不是一块“肥肉”,更像一把“利剑”

自《芯片和科学法案》签署以来,该法案一直被业界以及各国政府高度关注。

最近,美国商务部公布了关于《芯片和科学法案》的严苛实施细则后,被发现不仅条件苛刻,且可能涉及企业商业机密之嫌。

3月6日,韩国贸易、工业和能源部部长李昌洋表示,美国《芯片与科学法案》的实施细则让人担忧,且称美国政府为其芯片补贴和激励措施附加的一些条件太过严苛。

图源:美国之音

当然,该法案所涉及的限制外企在中国投资的“护栏条款”也让韩国很难接受,其将损害韩国芯片企业在中国正常经营。李昌洋透露,韩国政府将就此限制与美国政府谈判。

最近,美国商务部在官网发布了一系列文件,公布了527亿美元芯片产业补贴细则,其预申请流程将从今年3月底正式开始。不过,该芯片产业补贴细则一连串要求让盟友感到非常不满。

从芯片法案细则来看,这份政策补贴也没有那么吸引人。据悉,除了项目本身要符合拜登政府的“半导体愿景”外,申请者还需要证明自身的财务状况、融资能力,以及项目本身的长期商业可行性等。

同时,接受资金超过1.5亿美元的申请企业需要与美国政府达成协议,如果项目的盈利情况超过预期,申请人需要在达到约定的门槛后向政府返还一定比例的资金。而且,禁止申请人用芯片法案的补贴进行分红和股票回购,所以申请人需要向政府提供未来5年的股票回购计划。同时申请人“抑制和限制股票回购”的努力也是审核环节中的一个考量点。

另外,申请企业还需要承诺培养并维持高技术和多元化的人才队伍,甚至包括“负担得起的高质量儿童保育服务”。

《华尔街日报》近日报道称,韩国政府和业内分析人士都批评相关补贴附加条件过多,势必加剧企业运营压力。报道分析称,韩国对补贴条款的抵触,足以显示美国一面试图保障本国利益,还要说服盟友合作抗衡中国,将会面临巨大挑战。

李昌洋也表示,美国政府的芯片补贴计划要求非常复杂,“相关补贴有许多不同寻常的条件,与我们通常为外国投资提供的补贴完全不同。”李昌洋直言,如今美国利率和通胀水平仍处于高位,美国政府还要求企业满足儿童保育等多项要求,只会推高韩企在美本就高昂的投资成本。

据悉,除了以上限制条件之外,申请企业还需接受更为严苛的条件,即美国政府要求获得申请人的账簿、主要产品清单、关键客户的名称以及芯片制造技术。毫无疑问,所有这些基本都是企业商业机密。据悉,美方此前还特别要求了“实验、生产或国家安保所需芯片设施的访问权”。

面对美国商务部公布的补贴申请条件,韩国最大两家芯片制造商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都有些进退两难,无法决定是否申请这笔联邦资金。三星和SK海力士均提到,公司会评估这些条款,但并未表明会否提出申请。

李昌洋也表示,这样的条件增加了韩国芯片制造商的不确定性,厂商担心这会侵犯韩国企业的商业权利,“要获得美国芯片法案的激励资金,存在很多先决条件,而要做到合规就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

他同时也对美国芯片法案的严苛披露要求提出质疑,且称称这项措施令企业对营业机密、技术情报的外泄抱有极大的担忧,而分享超额利润的要求也不符合半导体产业收益难预测的实际情况。

目前,三星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拥有一座晶圆代工厂,且正计划投资170亿美元在德克萨斯州泰勒(Taylor)打造一座新的先进制程厂。此外,有爆料称,三星计划未来20年在德克萨斯州打造11座新的晶圆厂。SK海力士也计划斥资150亿美元在美国投入先进封装制造与芯片相关研发,今年还计划选择一处建造先进封装厂,计划2025-2026年量产。

如果仅获得庞大投资额的极小比例的补贴,就要额外付出保育成本,超预期分红,以及商业性机密,则将加大企业的运营压力和风险。因此,如果获得预期的补贴,韩国半导体企业在美的投资计划必然要大打折扣,甚至终止投资计划。

值得一提的是,申请项目必须要符合拜登政府的“半导体愿景”,其中一项自然包括不得在“受关注国家”投资扩产,其暗指对中国这一战略竞争对手的投资。

目前,三星在中国大陆的西安、苏州都拥有存储芯片工厂。其中,西安工厂是三星在华最大投资项目,截至目前,项目总投资高达270亿美元。三星半导体西安工厂2022年产值将突破1000亿元人民币。SK海力士在中国大陆无锡、大连(从英特尔手中收购而来)拥有晶圆厂。截止至2020年,SK海力士已累计在中国投资超过200亿美元。

若三星及SK海力士接受美国政府补贴后,10年内都不能在“特别关注国家”扩大半导体产能,两家韩企同样要仔细衡量利弊得失。

2022年10月,美国颁布半导体设备限制措施,限制芯片生产厂商向中国出口先进生产设备。此后,虽然韩企获得一年豁免,但许多企业仍在担忧豁免期结束后的安排。今年2月,三星电子、SK海力士高层前往美国,希望获得美国《芯片与科学法案》的豁免权,以及延长对三星、SK海力士在华半导体工厂的出口管制豁免期。美方近期暗示,将不再延长给予三星和sk海力士的对华半导体出口限制豁免期。

美国商务部负责工业和安全事务的副部长艾伦·埃斯特维兹就表示:“我们很可能会对韩企在中国发展的半导体水平设定上限,如果企业正在中国生产特定层数的NAND闪存,我们将令其停留在某种范围以内。”

除了三星电子、SK海力士两家在华的投资,中国大陆也是韩国重要的出口市场。以半导体设备为例,2022年韩国出口至中国的半导体设备仅为约13.7亿美元,与2021年的22.58亿美元相比锐减了40%,未来这一情况可能会加剧。

有数据表明,美国半导体政策正让韩国半导体产业陷入危机。今年2月,韩国半导体出口额同比下降42.5%,这已经是韩国半导体出口连续7个月下跌。受此影响,包括芯片在内的韩国2月出口总额同比下降7.5%,连续5个月下跌。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近日则表示,通商交涉本部长安德根本周将赴美与美国政府高层官员会晤。该部强调在会晤期间,韩方会提出李昌洋在讲话中概述的相同观点,并强调如果美国想稳定和推进其半导体供应链,必须与韩企合作。

不过,深究美国相关半导体产业政策以及以往行事作风,韩国预计也没有那么大的话语权。如今看来,《芯片和科学法案》补贴不是一块“肥肉”,而更像是一根“鸡肋”,没有什么肉,还可能卡着喉咙,或者更像一把利剑,悬在半空让韩国就范。

文章来自:https://www.eet-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