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半导体设备卡脖子?中国多家协会对日发表严正声明

就日方计划扩大半导体制造设备出口管制范围,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严正声明。

2023年3月31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大臣西村康稔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宣布修改《外汇及对外贸易法》,计划扩大半导体制造设备出口管制范围,涉及6大类23种设备。

《外汇和外贸法》配套行政实施条例将从3月31日至4月29日征求意见,5月颁布,争取在7月施行修改的法令。新条例针对广泛的领域,包括3项清洗设备、11项薄膜沉积设备、1项热处理设备、4项光刻设备、3项刻蚀设备、1项测试设备,涵盖极紫外线(EUV)相关产品的制造设备和使存储元件立体堆叠的蚀刻设备等。按用于计算的逻辑半导体的性能来看,均为制造线路宽度在10~14纳米(纳米为10亿分之1米)以下的尖端产品所必需的设备。

预计东京威力科创(Tokyo Electron)、SCREEN控股和尼康等十几家日本企业将受到影响。

日本大约有十几家半导体制造设备公司,这些修改条例实施以后,进入严格管制清单的产品,出口时要经过经济产业省的审查与批准,而简化审查手续的国家和地区有美国、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等42个“友好国家和地区”,但不包括中国大陆。

 在同一天的新闻发布会上,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稔表示:“我们将履行作为技术大国在国际社会中的责任,为国际和平与稳定做出贡献”,并强调不针对特定国家,而是改善监督,避免日方技术被用于军事目的。

不过,这种做法明显是响应2022年10月美国希望日本和荷兰等收紧对华高技术出口审查的要求,使对华出口审核更加严格。美国实施的管制将制造14~16纳米以下的逻辑半导体等所需的设备和技术改为美国商务部的许可制,在事实上禁止出口。

美国还要求在半导体制造设备领域具有优势的日本和荷兰效仿。根据VLSI Research的一份数据显示,在整个半导体制造设备市场,主要被美国(41.7%)、日本(31.1%)和荷兰(18.8%)这三个国家所占据。

其中,美国在蚀刻和清洗设备、薄膜沉积设备、CMP设备、过程控制设备、测试设备等领域占据较大优势;日本则在光刻设备、蚀刻设备、划片设备、测试设备等领域具有一定优势;荷兰则是在光刻设备领域具有较大优势。

日本经济产业省官员称这是“自主措施”,但和美国保持了一致步调。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与荷兰首相吕特(Mark Rutte)当时曾皆至白宫与拜登(Joe Biden)进行相关商议。

荷兰的对外贸易和发展合作部部长利耶•施赖内马赫(Liesje Schreinemacher)就半导体出口管制表示,“将在夏季之前扩大出口管制对象”。荷兰已限制 EUV 光刻设备的出口,还计划将一些并非最尖端的深紫外线(DUV)光刻设备纳入出口管制范围。

路透社引述丸红经济研究所学者铃木贵元说法称,鉴于日本国内缺乏强劲的芯片市场,这些措施将会对日本设备制造商造成打击。他说:“这将破坏日本公司的市场发展,在监管方面肯定会降低他们的竞争力。”

日本官员则称该措施“列入出口管制的对象并非市场规模大的领域,对企业业绩的影响有限”。

日本拥有全球尖端半导体技术,东京威力科创更是全球第3大半导体制造设备供应商,仅次于美国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与荷兰半导体大厂阿斯麦(ASML,又称艾司摩尔)。

东京威力科创去年一度下调其截至今年3月的销售预期为2500亿日圆(约19亿美元),幅度达10.6%,一部分原因是美国收紧对中国的科技出口管制。去年10月至12月,该公司在中国芯片设备销售额同比下降超过2成,占当季总销售额22.4%。

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认为,此次日本政府的出口管制措施将对全球半导体产业生态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反对这一干涉全球贸易自由化、扭曲供需关系的行为。希望日本政府能够坚持自由贸易原则,不要滥用出口管制措施,损害中日两国半导体产业的合作关系。

  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已就23种设备向日本经产省逐项提出意见,主要如下:

  •管制物项范围过于宽泛,远超国际通行的管制物项清单,对相关企业造成很大困扰。

  •管制物项表述模糊,可能影响成熟工艺供应链,应防止出口管制扩大化,减少管制物项的数量,避免供应链中断。

  •管制措施将对相关日本企业的利益带来较大损失,进而缺乏足够盈利来支撑其研发创新和技术迭代,削弱日本企业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

  中日半导体产业相互依赖、相互促进。中国在上游原料制品、部件、封装领域具备一定优势,拥有丰富的半导体产品应用场景和最大半导体市场,而日本在半导体设备、材料、特定半导体产品、硬件集成等方面具有优势。中日半导体产业有着深厚的合作基础,中国企业对设备和材料的需求持续增长,同时日本半导体企业也高度重视中国市场,产业间形成了良好的合作互信关系。如果日本政府执意破坏中日半导体产业的良好合作关系,中国半导体协会将以维护900家会员单位正当合法权益为己任,呼吁中国政府果断采取措施予以应对。

  希望日本政府能够认真考虑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的评论意见,帮助和促进中日半导体产业的共同发展。希望产业界共同维护现有全球化分工的市场化选择,共同维护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供应链的繁荣稳定。

  中国半导体产业始终坚持开放合作,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呼吁所有相关企业、组织、行业同仁发出理性的声音,降低本次出口管制法规修改对中日半导体产业的不利影响。

   参考译文:

  Statement of China 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

  On March 31, 2023,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announced planned amendments to the Foreign Exchange and Foreign Trade Act to expand the scope of export controls for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equipment to cover 23 types of equipment across six categories。 It is the view of the China 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 (CSIA) that this export control measure by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would bring even greater uncertainty to the ecosystem of the global semiconductor industry and CSIA opposes the act of interfering with global trade liberalization, distorting the balance of supply and demand。 CSIA hopes that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adhere to the principles of free trade and not abuse export control measures to the detriment of the cooperativ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emiconductor industries of China and Japan。

CSIA has submitted comments to the Japanese Ministry of Economy, Trade and Industry (METI) regarding 23 types of equipment item by item, and the key points are as follows:

  - The scope of controlled items is overly broad and far exceeds the internationally accepted list of controlled items, causing great hardship to the enterprises concerned;

  - The established process supply chain is likely to be affected by the ambiguous formulation of controlled items。 To prevent disruptions to the supply chain, it is important to refrain from expanding export controls and limit the number of controlled items;

  - The interests of related Japanese companies could suffer significantly as a result of the control measures, leading to less profit to support their R&D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 iteration, thereby undermining the competitiveness of Japanese companies in the international market。

The semiconductor industries in China and Japan are interdependent and mutually reinforcing。 China enjoys advantages in upstream raw material products, components and packaging; as the largest semiconductor market, it has abundant semiconductor product application scenarios; while Japan is superior in semiconductor equipment, materials, certain semiconductor products and hardware integration。 China and Japan share extensive cooperation in the semiconductor industry, and the demand for equipment and materials from Chinese companies continues to grow, while Japanese semiconductor companies also attach great importance to the Chinese market, and two sides have built solid collaboration and mutual trust between the industries。 In the event that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is determined to jeopardize the well-established cooperativ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Chinese and Japanese semiconductor industries, the CSIA is committed to SAFeguarding the legitimate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its 900 members and shall call 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take resolute countermeasures。

We hope that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could take CSIA‘s comments into account and facilitate the mutually beneficial development of the semiconductor industries in both countries。 We also hope that the semiconductor industries would jointly maintain the existing market-based global division of labor and work together to sustain the prosperity and stability of the global semiconductor industry chain and supply chain。

  As always, China‘s semiconductor industry is committed to openness and cooperation。 CSIA calls on all relevant companies, organizations, counterparts and colleagues to speak up with reason in order to mitigate the negative repercussions of this export control amendment on the semiconductor industries in both countries。

  April 28, 2023

  厳正な声明 

  2023 年3月31日、日本政府は、半導体製造装置の輸出規制対象を6分類23品目に拡大するための外国為替及び外国貿易法の改正案を公表しました。当該措置は、世界の半導体産業のエコシステムにさらに大きな不確実性をもたらします。中国半導体産業協会は、貿易の自由化を妨げ、需給関係を歪めるこの措置に反対しています。日本政府が自由貿易の原則を遵守し、中国と日本の半導体産業間の協力関係を損なう輸出規制措置を濫用しないことを求めます。

  当協会は、この23品目に対する規制措置について、日本の経済産業省に意見を提出しました。主な内容は次のとおりです。

  ・規制対象が広範囲に及び、国際社会で一般的に認められている品目リストを遥かに明らかに上回り、関係企業は非常に困っています。

  ・規制アイテムに関する表現が曖昧で、成熟プロセスのサプライチェーンに悪影響を及ぼす可能性があります。規制の拡大化とサプライチェーンの寸断を防ぐために、規制アイテム数を減らすべきです。

  ・規制措置により、日本の関係企業の利益が大きく損なわれ、研究開発や技術の進化を支える原資となる利益が十分に確保できないため、国際市場における日本企業の競争力が低下します。

  中国と日本の半導体産業は相互に依存しあい、促進しあう関係にあります。中国は上流の原材料、コンポーネントやパッケージング領域で一定の強みを有すると同時に、豊富な半導体応用場面と世界最大の半導体市場を持っています。また、日本は半導体装置、材料、特定の半導体製品、およびハードウェアインテグレーションを長所としています。設備や材料に対する中国企業の需要が増え続け、日本の半導体企業も中国市場を非常に重視しているため、両国の半導体産業には深いつながりがあり、良好な協力・信頼関係が築かれています。日本政府がこの良好な協力関係を破壊する動きに固執する場合、当協会は 900社の会員企業の正当な権利と利益を守るために、断固たる措置を取るよう中国政府に呼びかけざるを得ません。

  日本政府が当協会の意見を真剣に検討し、両国半導体産業の発展を支援し、促進することに取り組むことを願っています。また、半導体業界が市場原理に基づく分業体制を共に擁護し、手を携えて世界の半導体産業チェーンとサプライチェーンの繁栄と安定を維持していくことを期待します。

  中国の半導体産業は一貫して対外開放と協力を堅持してきました。ここに、関係する全ての企業、団体、業界関係者に対し、今回の改正案がもたらす両国半導体産業への悪影響を軽減するために、声を上げていくことをお願いします。 

  2023年4月28日

日本实施新的半导体出口管制,中国也可能采取反制措施。去年12月,中国曾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起诉讼,认为美国尖端半导体对中国的出口管制违规。

日方限制措施出台后,中国贸促会、中国国际商会也发表严正声明,对日方拟议措施表示坚决反对。

4月28日,中国贸促会新闻发言人就日本拟修订半导体设备出口管制措施发表谈话,表示:

该拟议措施范围宽泛、政策规定不明确不透明,拟列管物项远远超出常规管制范畴,措施中包含大量广泛使用的民用物项,甚至包含了《瓦森纳协定》明确规定不在出口管制清单内的物项,远超国际机制和其他国家提出的列管范畴。值得注意的是,日方拟议措施准备列管针对的是半导体制造设备,其本身不可能转用于军事用途,其所生产的半导体产品最终用途一般也都是用于消费类电子产品,与军事无关。

日方以存在所谓妨碍维护国际安全与和平的风险为由,对中国半导体产业采取歧视性做法,严重违反国际规则。尽管日方表示该拟议措施不针对特定国家,但日方将对其所称42个友好国家或地区以外的中国和其他诸多国家采取逐案审批的许可程序和方式,实质上为这些国家设置了障碍,采取了歧视性措施,涉嫌违背世贸组织有关最惠国待遇原则和数量限制原则等义务。此外,该拟议措施在立法程序和规定措辞等方面也存在出台仓促、技术指标表述模糊不清等问题,明显忽视相关企业的意见,对企业在有关活动上的合规行为造成困难。

中国贸促会作为中国最大的贸易投资促进机构、中国国际商会作为中国会员数量非常多、影响力最大的涉外商会组织,提倡并积极推动中日双方在半导体领域的经贸合作和科技交流,推动两国在半导体产业发展互利共赢。日方该拟议管制措施一旦生效实施,将对中日在半导体领域的经贸合作和科技交流产生重大不利影响,不仅会对中日双方市场主体的经济利益造成损失,也会破坏全球半导体产业供应链,减损产业整体的竞争和发展潜力。我们已向日方提交了评论意见,呼吁日本政府切实听取理性声音,审慎考虑本次修订中拟实施的管制措施,最终做出符合中日半导体产业共同利益的决定。

日本在半导体芯片的生产上不是先进国,30年前,以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为主,日本芯片在全球市场的占有率高达50%,但是在美国的打压下,日本芯片市场份额逐渐下降,2014年至今的市场份额约为10%,当前日本半导体的微细化水平在40纳米左右,与能生产先进的2纳米、3纳米半导体芯片的美国、韩国、中国台湾相比,发展慢了6、7代,还停留在10多年前的水平。

 但是日本的半导体制造设备和材料在世界整个半导体产业链中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在半导体原材料以及生产设备零部件等方面,日本厂商在全球半导体设备市场中约占28%,仅次于美国美国厂商的占比46%,高于欧洲市占率21%,而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半导体市场,中国集成电路进口额每年近6000亿美元。中国是日本半导体产业最大出口市场,每年对华出口额超过100亿美元,中国市场占全体日本半导体设备出口份额的四分之一。

 对于日本对华半导体设备等的限制,中国方面表示将进行反制,4月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主持例行记者会,她说:希望日方慎重决策,不要给中日互信和两国关系平添复杂因素。中方将评估日本管制政策的影响,如果日方人为对中日正常半导体产业合作设限,严重损害中方利益,中方不可能坐视,将坚决应对。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在4月6日的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政府正在考虑禁止出口稀土磁石加工技术,表示“我们将密切关注影响”,对此充满了警戒感。

 松野博一说:“据我了解,中国政府正在考虑对与稀土相关的磁石加工技术实施新的出口禁令,并制定出口硅太阳能电池板制造技术的许可证制度。”

 2008年,中国政府公布了禁止或限制出口的技术清单,目前正在修订中,据说正在考虑禁止出口电动汽车所需的稀土磁石加工技术,对出口硅太阳能电池板制造技术建立许可与批准制度。

 松野表示:“我们将努力加强重要矿产的供应链。”

 2010年9月,发生中日钓鱼岛海域撞船事件,中国将稀土出口作为外交牌,切断了向日本的稀土出口。由于接近90%的稀土需求依赖中国供应,日本立即出现短缺,产业界陷入极大混乱。稀土供应短缺问题一直持续到2011年夏天,价格也一度飙升数倍。

 为此日本正在推动技术发展以减少制造过程中的使用量等,对中国的依存度从90%降至60%。

 稀土有17种,是电动汽车(EV)、混合动力汽车(HV)和家电产品中不可或缺的电机和磁铁材料,应用于飞机、机器人、手机、空调、军工等多种领域,是使用电力和磁力旋转的电动机的核心部件。

 虽然总体上都叫“稀土”,但细分起来,可以分为轻稀土和重稀土, 两者加起来总共17种。前者在世界上可以广泛开采到,后者存量很少,是名副其实的“稀土”。撞船事件后,日本从全世界寻找稀土,但找到代替中国的采购渠道的稀土主要是轻稀土类,同样被称为稀土的重稀土类仍旧几乎全部依赖中国。

 轻稀土磁铁中最常见的有以下二种:钕磁铁(也称做钕铁硼磁铁)及钐钴磁铁,二种磁铁分别含有稀土元素中的钕及钐。据称,钕磁铁的全球市场份额中国为84%,日本为15%,钐钴磁铁中国为90%以上,日本为10%以下。

 重稀土类的代表元素是“镝”。搭载在混合动力车和电动汽车上的高性能磁铁,要想耐高温,就离不开镝。通过提升技术,虽然可以减少每辆车的使用量,但随着电动车的普及,总量将很难减少。重稀土中有钆、铽、镝、钬、铒、铥、镱、镥和钇,其中“镝”最为重要,凡是激光、核反应堆、计算机硬碟、汽电共生引擎等,都必须要使用镝,目前,重稀土类基本全部由中国生产,与此同时,中国的优势在于连同分离和冶炼工序均可在本国国内完成。

此前《电子工程专辑》曾撰文分析中国稀土卡住永磁电机脖子,国外大厂能否摆脱对华依赖。点击参考阅读

 今年3月,日本首次在 “重稀土”方面获得了权益。日本商社双日与日本石油天然气金属矿产资源机构(JOGMEC)将采购澳大利亚莱纳斯(Lynas)即将开始生产的重稀土,据说这可满足日本国内约3成的需求,但是真正生产出重稀土,要花几年的时间,而中国通过自上游到下游的一条龙体制提高了稀土生产与加工的竞争力,并垄断了全球市场,虽然从莱纳斯的矿床开采的矿石品位较高,但与在国内一条龙体制下大量生产重稀土的中国竞争并非易事,其成本必然高出中国产重稀土的数倍或更高,为此,有日本政府官员担心,如果中国稀土供应中断,将对民众生活和经济活动产生广泛而巨大的影响。

文章来自:https://www.eet-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