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营商环境恶劣,纬创将全面撤出印度

5月初,据印度媒体《印度商业在线》(The Hindu Business Line)引述消息人士透露,在印度深耕15年的ODM大厂纬创资通(Wistron)将撤出印度,并可能在2024年内向印度国家公司法法庭(NCLT),以及公司注册局(Registrar of Companies, ROC)要求解散其印度业务。 

纬创对此作出解释,认为印度当前的环境不适合正常经营。据了解,由于存在工人闹事、工资支付制度、医疗事故等问题,导致纬创在印度频频遭遇争议,纬创无力长期维持在印度的经营及市场维护或是导致其撤资的重要原因。 

2020年12月,纬创位于印度卡纳塔克邦(Karnataka)那尔萨普尔的代工厂遭到约2000名员工围攻。这场以罢工为名义的骚乱,后来演变为打砸抢犯罪事件,有人砸毁厂内生产线设备并防火焚烧车辆,数千只iPhone新手机被窃走。这些印度员工发到骚乱的原因是未能领到“入职时承诺的报酬”和对工作时间不满。

暴徒在打砸印度纬创工厂(图自:现场视频截图)

据当地知情人士称,纬创在印度当地委托了5家劳务派遣公司——也就是中介负责雇用工人,并按时缴交工资给中介。但在纬创推动本地化,聘用了印度籍总经理后,变更了部分人事与劳务中介的关系,领导作风更加强势。这一方面导致员工对新任印度籍总经理的政策不满,另一方面中介存在克扣工资现象,导致骚乱爆发。

暴徒在印度纬创工厂中搜罗财物(图自:现场视频截图)

在随后的声明中,纬创又表示当地治安不佳,厂房成为歹徒目标,暴动者皆是外部人士而非员工。最终警方逮捕了149人,暴力事件造成了712万美元(约合4700万元人民币)的损失。

但当时纬创否认压低工人薪酬,并指这是一起暴力犯罪事件,正与当地政府合作维持公司及员工法律权益。

遭打砸后的印度纬创工厂(图自:现场视频截图)

今年1月《电子工程专辑》曾报道,在纬创退出之后,印度大型财团印度塔塔集团(TATA Group,टाटा समूह)计划以最多 500 亿卢比(约 41.95 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纬创在南印卡纳塔克邦的iPhone组装工厂。该工厂是纬创在印度整体业务中最大的一部分,承担其主要生产任务,从 2017 年开始在印度组装 iPhone。 

相关阅读:《塔塔即将接管纬创工厂,建印度首家本土iPhone制造商》

2022年9月,彭博社就曾报道称,印度大型财团塔塔集团(Tata Group)正和纬创展开合作协商,计划在印度设立一家从事电子产品生产的合资公司,目标将纬创在印度的iPhone 产量提升至目前的5倍。

一旦上述收购协议达成,塔塔将成为第一家生产iPhone 的印度企业。

据纬创年报,该公司第一家印度子公司“ICT Service Management Solutions (India) Private Limited ”以销售和维护服务中心,于2008年在当地注册成立。

据该公司2021年年报,其另外2家子公司在印度注册,一家即为2018年成立的Wistron InfoComm Manufacturing (India) Private Limited。纬创台湾公司因为在印度设立这家公司,而获得了苹果代工合约。 

另一家则为2020年在印度注册成立的Smartiply India Private Limited,其业务为物联网产品和平台开发,起初成立的目的是在电动汽车领域吸引美国笔记本电脑公司和原始设备制造商,但如今看来这些计划都不太可能在印度实现。

随着纬创在印度结束业务,2家子公司都将面临解散。消息人士透露,苹果产品维修和保养服务业务可能是纬创唯一留在印度的业务。 

由于iPhone组装业务利润微薄,纬创近年来持续寻求业务扩展至iPhone以外的领域,例如服务器市场。一旦塔塔电子完成接管iPhone工厂,纬创就可以启动结束程序。当前,塔塔集团旗下部门“塔塔电子”已经在向苹果供应零部件。

不过也有消息人士表示,纬创还在等待印度对智能手机生产连结奖励(PLI)计划补贴,才会正式启动结束程序。此前彭博社引述两名知情人士说法称,两家公司之前曾讨论各种可能合资方式,而现在协商的内容变成了塔塔收购合资企业多数股权。虽然后续表面上仍将由纬创负责主要制造营运,在印度担任苹果服务合作伙伴,但实际上控股人变成了塔塔,这是妥妥的“吞并”。

目前,纬创印度工厂的 8 条生产线正在生产 iPhone 12 和 iPhone 14,据推测,塔塔集团在收购后,这家印度企业集团可能会为苹果生产 iPhone 15。

据悉,纬创占地220万平方英尺(约20万平方米)的工厂位于班加罗尔以东50公里处,如果收购成功,塔塔集团将接管其所有8条iPhone生产线,以及该工厂的10000多名工人,其中包括几千名工程师。 

消息人士透露,作为交易过程的一部分,该工厂可能会裁掉约 2,000 名工人。此外,该工厂可能还会裁减 400 名中层管理人员,而目前大约有 4 到 5 名高级管理人员已经被解雇或正在离开该工厂。

除撤出印度外,纬创位于中国泰州的工厂也于近期关闭。4月20日晚间,纬创资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因整体经贸局势的改变和客户需求,公司近年来在逐步调整全球产能布局,泰州工厂因未达到经济规模连年亏损,所以经泰州工厂董事会决议通过结束营业。工厂将于4月26日正式停工、停产。

 

说起来,中国大陆首家苹果代工厂的产线就来自纬创资通。他们当时是苹果 iPhone SE 和 iPhone 6s 智能手机的组装商之一,但在苹果的“怂恿”下决定向印度转移。

2020年7月,立讯精密宣布以 4.72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3亿元)收购部分纬创投资(江苏)、纬新资通(昆山),接手了其苹果iPhone内地代工业务并在2021年1月完成交割。

根据纬创2022年财报显示,纬创泰州厂累计投资49.29亿元新台币,仅次于中山厂,是纬创在中国大陆第二大投资项目。但迄今泰州厂净值也已经负55.55亿元新台币,因此董事会决定关厂。

资料显示,塔塔集团是印度目前最大的集团公司,包括 7 个部门 96 个公司,在六大洲 40 多个国家经营业务,其产品出口到 140 个国家,涉及航空、汽车、快消产品、化学物质、国防航太、配电系统、工程、金融、医疗、资讯、铁路机车、房地产、钢铁、通讯等领域。

苹果近年来不断加大扶持印度市场,多次加码在投资,甚至要求供应链全面向印度转移。今年4月底苹果CEO库克访问印度时表示,苹果将致力于在印度全国范围内发展和投资,支持印度发展、提升当地制造业。

目前,苹果iPhone主要是由鸿海集团、和硕联合(Pegatron Corp.)、纬创等台系厂,以及大陆的立讯精密负责组装代工。2021年印度制造的iPhone手机估计只占全球的1%,目前通过富士康、和硕等在印扩大合作,已有近7%的iPhone都在印度生产,印度塔塔集团如果成功买下纬创印度工厂,将提升印度本土制造业者的实力。

虽然苹果正精心设计供应链“撤离中国”谋划,但印度的市场经营环境对外企着实不太友好,尤其最近两年对中国企业屡下“黑手”,包括中国小米、OPPO、vivo、中兴等手机品牌多次遭到调查并扣押资金、税务问题。欧美企业也未能幸免,包括早年的诺基亚因为税务问题而决绝关闭在印度的所有业务,美国的谷歌、亚马逊、IBM、沃尔玛,欧洲的壳牌、凯恩能源在印度被罚款等。

印度在2020年中印边境冲突后,以国家安全为由禁用了上百款中国APP。截至2023年已经封禁至少400余款中国APP

虽然来自台湾省的企业可能业遭受了类似待遇,但除了纬创,其他家仍在加码投资。

自2019年远赴印度设厂以来,富士康在印度已拥有多家工厂,其中最大的一家拥有1.7万名工人。富士康计划将该印度工厂的员工在未来三年再增加至7万人,以响应苹果增加印度制造比例的要求。他们计划2024年在印度生产25%左右iPhone手机,2027年可能在印度生产27%左右iPhone手机,暂时没有退出印度市场计划。

富士康不仅自己向印度转移,它还在力推产业链跟随向印度转移,例如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的弟弟郭台强就在印度设立了电源适配器工厂,工厂已拥有10条生产线,在富士康的推动下,印度已出现一些产业链企业。

但富士康也是有所保留的,他们在郑州、深圳等地的苹果代工厂仍在高效运转,这是因为他们深知短时间内印度制造无法完全替代中国制造。这方面其实富士康深有体会,虽然早在2015年就宣称将在印度投资50亿美元建设工厂,但此后一直雷声大雨点小,直到2017年与小米在印度合资设厂才迈出重要一步,再到2019年在印度设厂为苹果代工。

和硕则是苹果推动的最后一家向印度转移的代工厂,去年就已传出苹果要求和硕也在印度设立工厂,如今上海昌硕传出大举搬迁,这家拥有8万名员工的工厂可能就此关闭,剩余的业务据称将转移至昆山的世硕,这意味着和硕同样并未完全舍弃在中国大陆的工厂。

对比富士康、和硕仍在大陆保留一定的苹果代工产线来说,纬创走的更坚决,也更没有退路。但总体来说,外资电子企业在印度的发展并不是特别健康,纬创经过综合评估之后决定退出当地是正确决定——毕竟亏本的生意不如不做,要及时止损。

为什么外资制造商在印度的发展始终难以与中国制造相比?

分析认为,其一在于印度文化相当复杂,各地的语音不统一、文盲比例较高等,都导致这些企业在印度很难流畅沟通,或找到足够合格的员工。这也是富士康在印度最大工厂发展3年仍然只有1.7万人的重要原因,对比之下郑州富士康仅2年时间就拥有30万名员工。

富士康一位高级主管曾向媒体解释,该公司希望将印度工厂员工数量限制在1万名以内。超过这一数字,企业将受制于工会和地方政府,较少员工数量的工厂能够分散风险,从而降低企业对任何单一工厂或政府管治的依赖。

其二,在印度投资基础建设风险很高,除了棘手的地方贪污问题外,繁文缛节导致很多工程款收不到。由于印度仲裁没有“调节机制”,因此每一个仲裁都要上法院,费时费力。

其三,印度缺乏当地产业链配套。富士康和纬创等赴印设厂多年,虽然努力将他们的产业伙伴往印度迁,然而至今印度的配套电子产业链四舍五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以iPhone为例,相关配件还得从中国远程运输过去,苹果虽然强制要求17家中国产业链企业赴印设厂,并代为申请许可,但最终只有14家获得印度的许可。

最后,印度近乎变态的外汇管理法,让在印度投资做生意的企业,基本上处于“印度赚钱印度花,一分别想带回家”的状态。前不久小米就是因为外汇汇款问题,直接被冻结了在印度的6.8亿美元固定资产。

但苹果也深知印度是中国之后最大的iPhone销售市场,库克认为当地有7亿智能手机用户,只有2%人在使用苹果手机,将来还有非常巨大的增长空间,苹果必须要把握新的增长机遇。而想在印度持续发力必须依赖当地企业的支持,而塔塔集团是唯一有实力帮助苹果在印度扩大销量的公司。

去年底,塔塔集团宣布大量招募工人生产iPhone手机,计划18~24个月招募约45000名女工满足需求,同时计划在印度开设100家商店,专门销售苹果产品。

强势的印度财团,与同样强势的苹果,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未来值得我们关注。

至于把海外OEM大厂“忽悠”去印度建厂,培训好工人,再被当地恶劣的营商环境“挤兑”走,最后由当地财团接手,转身一变成为本土iPhone组装厂……这一系列操作是不是苹果和印度政府商量好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纬创是这波操作的炮灰之一。这件事对未来富士康、和硕以及其他中国制造企业在印度的扩厂增加一份疑虑,毕竟大家去印度是想做生意,不是做慈善。

您怎么看外资ODM、OEM大厂在印度的前景?欢迎留言讨论。

文章来自:https://www.eet-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