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更多产品

          客户为中心的产品管理工具

          专业的软件研发项目管理工具

          简单易用的团队知识库管理

          可量化的研发效能度量工具

          测试用例维护与计划执行

          以团队为中心的协作沟通

          研发工作流自动化工具

          账号认证与安全管理工具

          Why PingCode
          为什么选择 PingCode ?

          6000+企业信赖之选,为研发团队降本增效

        • 行业解决方案
          先进制造(即将上线)
        • 解决方案1
        • 解决方案2
  • Jira替代方案
目录

鸿海退出印度半导体项目   旗下群创坚守TFT-LCD“阵地”

最近一段时间,印度半导体制造可谓一波三折。特别是自鸿海集团宣布退出与印度矿业巨头Vedanta成立的投资额195亿美元(约合1410亿元人民币)半导体合资企业,印度半导体大国之梦幻灭。不过,值得略微安慰的是,鸿海在印度的TFT-LCD生产线计划仍在持续推进中。

7月14日,鸿海集团旗下群创公告,与印度大型跨国集团Vedanta及其子公司Vedanta Displays Limited基于印度及新兴市场长期业务发展考量,继续协助其在印度创建TFT-LCD显示面板前后段生产据点。

图源:群创官网

实际上,从产业基础以及双方的技术基础来看,鸿海集团与Vedanta在印度布局TFT-LCD面板制造具有更高的可行性。特别是群创此前被传将通过技转的策略,支持TFT-LCD面板项目投建,更符合鸿海一贯的做法,投资风险降低,且未来受益颇大。

此前,印度推出了一项100亿美元的半导体产业激励计划,吸引了包括鸿海与Vedanta在内产业巨头。

2022年2月,鸿海与Vedanta集团签署协议,宣布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呼应莫迪打造本土半导体生态系的愿景,在莫迪的家乡古吉拉特邦(Gujarat)投资195亿美元设立半导体和面板工厂。此后相关信息显示,鸿海和Vedanta双方合资计划兴建的28纳米12吋晶圆厂,预计2025年投入运作,初期产量将为每月4万片晶圆。

然而,尽管这一半导体计划给印度制造注入了极大的信心,但鸿海的印度半导体项目一直卡在审批阶段。直到今年6月,印度政府要求富士康和合作伙伴 Vedanta 重新提交在印度建设半导体工厂的申请文件。

随后,在鸿海宣布退出与Vedanta成立的合资企业之后,这一半导体项目已经宣告暂停了。

实际上,此前业界就质疑双方在印度投建半导体项目的可行性。尽管鸿海对退出合资企业的解释是“项目进展不够快”和有“无法顺利克服的挑战性差距”,为双方合作留足了体面,但根本原因在于双方都都缺乏相关半导体制造技术。

这也使得印度政府不得不质疑起双方在28纳米12吋晶圆厂上的实际制造能力,甚至一度让其调低半导体制造目标,即投建40纳米的晶圆制造项目。

全球行业分析机构Counterpoint研究副总裁尼尔·沙阿也表示,Vedanta与鸿海两家公司分别擅长制造显示玻璃与提供EMS(电子制造服务),缺乏制造芯片的核心竞争力,面临困境的他们需要依赖第三方的技术和知识产权。

据悉,在印度项目启动之前,鸿海与芯片代工行业唯一的交集就是收购了夏普的8英寸晶圆厂,可以说连28纳米制程的门槛都没有摸到。此前,在“28纳米芯片厂”立项之初,鸿海和Vedanta的解决方案就寄希望于欧洲半导体巨头——意法半导体的加入,或寻求生产技术许可。但这一提议被意法半导体拒绝。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鸿海退出与Vedanta的合资企业之后,有知情人士透露,鸿海集团可能将与台积电、日本TMH集团合作,共同在印度设立半导体芯片工厂。

尽管此次的合作联盟在技术上没有任何问题,但印度基础设施落后、产业链不健全、专业人才缺乏都是合作项目的挑战。

当然,项目的落地,还要看印度100亿美元半导体补贴的审批进度。

目前来看,鸿海与Vedanta双方在在印度建立首条具有量产能力的TFT-LCD生产线的计划没有改变。

今年2月,群创就曾发布公告,宣布与印度Vedanta集团及其子公司Vedanta Displays Limited签署LCD液晶面板技术授权协议,将协助其在印度建立TFT-LCD 显示面板前后段生产线。

根据技术转让协议,群创将协助其建设印度首家8.6代新厂,玻璃基板尺寸约2250x2600mm,产能规模约6万片。计划中的新厂将建在印度古吉拉特邦的巴鲁克,总资本投入可能达到40亿美元,主要负责处理前端阵列生产到后端模块组装。

业内人士称,后端模块产品将于2024年年中开始量产,前端阵列产品将于2026年上半年开始量产。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种情况表明面板行业的发展比半导体行业顺利得多。对于印度来说,对面板制造的掌握程度相对较高。然而,最关键的因素可能在于印度政府对面板行业的高额补贴。

实际上,从双方的合作方式以及印度本地的产业基础可以看出,投建TFT-LCD生产线具有更高的可行性。

尽管群创与Vedanta均未透露双方授权金额相关细节,但业界评估群创将可得一次性的技术转让费,并在Vedanta的面板工厂量产后,按出货量收取持续性的专利授权费用,属于可持续性的收益,估计可进帐新台币数十亿元至上百亿元不等。

目前,TFT-LCD 技术成熟度较高,是半导体显示的主流技术之一。而群创在TFT-LCD领域耕耘多年,不存在任何技术挑战。值得一提的是,群创技术授权的做法可以说是复制此前美、日等国际大厂对台企的做法:在当前液晶面板低迷时,技术授权方有权利金收益支撑营运,而行业景气度上升时,还可以要求提供产能支援出货,坐收稳赚不赔的的高投报率。

因此,这一技术授权模式对鸿海而言已无任何财务风险,而且还可以挖掘和坐享印度未来半导体显示市场的增长潜力。同时,TFT-LCD也属于半导体范畴,也能享受印度100亿美元的政策补贴。

当然,除了技术可行性与合作模式的优势,印度庞大的显示终端市场为TFT-LCD项目提供了足够的市场保障。

以手机市场为例,亚洲首富、印度信实集团董事长安巴尼就表示,世界正处于5G革命的风口上,但印度仍有2.5亿手机用户受困于2G时代。而信实集团的电信运营商子公司Jio近期推出了一款售价仅为999卢比(约合人民币87.3元)的廉价4G手机,以让更多印度用户接入现有的移动通讯市场。而成熟且成本低廉的TFT-LCD刚好可以支持如此低价格手机的成本。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随着印度经济的发展,中产阶级人数将快速增加,需求将向中高端化升级,下游终端显示应用需求潜力巨大。

群创总经理杨柱祥也认为,印度拥有逾14亿人口、3亿个家庭,人口红利巨大,目前其中产阶级购买力尚未发挥,未来内需市场庞大。

市场分析机构DSCC预测,中国大陆面板产能份额将从2020年的53%上升到今年的67%, 2025年预计将升至70%。其中,中国大陆在液晶面板上更具垄断优势。

那么,随着印度首条第8.6代液晶(LCD)面板生产线的投建,中国大陆的液晶面板是否受到冲击呢?甚至未来印度也是否会成为全球显示重要一极呢?

关于这一议题,一些行业分析机构早已作了相关分析。

据群智咨询(Sigmaintell)的数据,印度首条8.6代LCD产线预计2026年上半年量产;到2026年,全球LCD面板产能中,印度产能占比不足1%;如果换算为液晶电视面板产能,2026年印度液晶电视面板产能在全球的占比约2%,短期对全球面板竞争格局没有大影响。

另一调研机构Omdia的数据也显示,印度首家液晶面板厂第一阶段的产能规划仅每月6万片基板,第二阶段产能目前还不确定。印度成为全球面板业的新一极还言之过早。

CINNO Research也认为,随着日韩液晶面板产能的逐渐退出和中国台湾老旧产线的关闭,未来几年中国大陆液晶面板产能的全球占比将挑战75%以上。印度新增8.6代线,在全球液晶面板总产能中占比仅2%-3%,对全球面板格局的影响有限,短期内很难挑战中国面板厂的优势地位,重点将以满足印度中低端需求、发展模组段产能为主。

不过,个人认为,尽管印度在全球面板产业格局中的影响力短期内忽略不计,但其也有诸多有利的发展诱因,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苹果产业链的支持。近年来,苹果公司力图将产能从中国市场转移到印度等东亚市场,且在这一决策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预算,以进一步降低成本以及应对中美政治地缘关系的影响。尽管短期来看,苹果显示屏的供应链主要在韩国、中国大陆,但其模组组装环节正落子印度。

二是参考群创技术授权的模式,包括三星显示、LG Display、友达等其他面板厂商或也会参与到印度液晶面板线投建中。

三是日本上游显示材料和设备产业链厂商也乐见印度液晶面板产业的落地,将获得更完善的产业链资源支持。

四是以三星、小米、OPPO、VIVO等为代表的手机厂商已经在印度建立了相对完善的下游应用产业链,加上印度本土厂商未来的布局,比如上文提到的信实集团的电信运营商子公司Jio,势必将为液晶面板提供很好的终端市场支持。未来,除了手机市场,印度本土其他消费电子产品的崛起,同样也会提供一些市场应用基础。

群创总经理杨柱祥就指出,印度政府在扶本土的“印度制造”策略下,以其市场容量来推估,有三座8代线面板产线潜在需求。未来,印度液晶面板产业不断扩张,很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对中国液晶面板产业带来一些“挤出效应”。

不过,鉴于印度多年糟糕的营商环境,其他面板厂商直接投资印度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特别是投资金额更大的OLED面板。

综合上述,印度短期内不会对中国液晶面板市场造成比较大的威胁,但仍然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不过,这仍然要考量印度在产业政策上的真正支持力度,以及对全球产业资源的包容度,而非长期以来的“涸泽而渔”的做法。

文章来自:https://www.eet-china.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