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美国力推对华芯片出口限制,“拉拢”日本、荷兰加入围堵政策

据路透社报道,一位熟悉美国官员想法的人士周四表示,“白宫将在即将到来的访问期间与日本和荷兰官员讨论最近对向中国出口芯片制造工具的打击,但不会导致两国‘立即’承诺实施。”

据悉,美国总统拜登将于本周五和下周二分别在白宫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荷兰首相马克吕特举行会谈,届时将提供讨论该问题的论坛。

2022年10月,美国从多方面加强对出口到中国的半导体的管制措施。新的管控措施主要涉和先进计算及半导体制造业以及超级计算机和半导体最终用途。

美国商务部产业安全局(BIS)修订了《出口管理条例》(EAR),将特定高性能计算芯片以及含有该芯片的计算机,以及特定半导体制造设备和相关物项加入“商业管控清单”(CCL);对出口到中国境内的超级计算机以及半导体研发或生产的物项、中国境内制造特定规格的芯片半导体物项的“设备”,以及研发或生产半导体制造“设备”和相关物项出口设立新的许可证要求,并限制美国实体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对中国境内的“设备”开展芯片研发或生产的支持行为;新增“外国直接产品规则”(FDP),对部分已经被列入实体清单的企业和机构扩大出口管制范围;更新了“未经验证清单”的规则,加强对该清单实体的管控;对特定半导体产品和特定集成电路最终用途实施管控。

此外,美国商务部以违反美国国家安全或外交利益等为由,将多家家中国高新技术领域的行业龙头企业和机构纳入美国实体清单和未经验证清单。

有媒体曾报道称,这一系列措施可能是1990年代以来美国对华技术出口政策的最大转变。如果生效,将迫使使用美国技术的美国和外国企业切断对中国部分名列前茅工厂和芯片设计机构的支持。不过,有美国官员们承认,尚未得到盟友也将实施类似措施的承诺。

近期,美国一直在说服其盟友,特别是荷兰和日本,加入到其设备管制措施中去。实际上,美国也认为,联合主要盟友实施类似的设备限制措施,是使管制措施生效的必需条件。

其中,荷兰ASML是全球最大的光刻机供应商,几乎全球的高端EUV光刻机都被其垄断,在45nm以下高端光刻机设备市场占据市场份额高达80%以上。因此,在美国阻止中国获得用于人工智能、超级计算和武器开发的高端芯片的能力上,荷兰ASML将扮演重要角色。

不过,自去年10月初美国推进出口限制措施以来,美国一直在向荷兰施加压力,而荷兰也在权衡自身经济和地缘政治利益。荷兰贸易部长Liesje Schreinemacher曾表示,芯片是一个可能需要进行严格评估的行业。

实际上,日本也是全球半导体竞争格局中重量级选手。虽然自美日芯片战争之后,其半导体产业一直处于放缓甚至衰退的状态,但不得不提的是,其仍手握半导体材料、设备两张“王牌”,在全球半导体产业竞争格局中的话语权非常大。目前,日本仍为全球提供超过50%的重要半导体材料和40%以上的半导体制造设备。

在半导体材料领域,日本企业信越化学和SUMCO合计掌握全球硅晶圆市场约六成份额;东京应化、JSR、住友化学等日企把持全球九成半导体光刻胶市场份额;而日本凸版印刷(Toppan)是全球最大的光罩生产商,市场份额超过三成。

在半导体设备领域,相关资料显示,半导体领域必备的26种设备中,日本企业10种设备所占的市场份额超过50%,在电子束描画设备、涂布/显影设备、清洗设备、氧化炉、减压CVD设备等重要前端半导体设备几乎垄断市场,在后端半导体设备,日本的划片机和成型器也是世界名列前茅,此外日本还是三款重要后端检测设备的霸主。

美国半导体产业调查公司VLSI Research的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前二5半导体设备厂商中,7家日本公司上榜,占据了近一半的席位。以排名第四的东京电子(Tokyo Electron)为例,据日本调查公司GlobalNet统计,东京电子在涂布显影设备市场占据近九成全球份额。在面向EUV光刻设备方面,东京电子掌握100%的份额。

因此,美国拉拢荷兰和日本加入其半导体管制措施中,必将对中国半导体产业形成更严密的封堵。

但俄乌冲突证明:做美国的敌人是危险的,做美国的盟友则是致命的。实际上,美国《通胀削减法案》也再一次证明了这一观点:不但“肥”了自己,还要“掏空”欧洲的工业。那么,荷兰和日本会看到做美国盟友的后果吗?或许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但也无可奈何美国的强势“拉拢”。从俄乌冲突就能看到这一点,尽管荷兰和日本是“火中取栗”,但还是会不断抱来“薪柴”,只是谈判回旋的余地还是存在的。

文章来自:https://www.eet-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