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微软站台!ChatGPT会是一场“工业革命”?

近日,ChatGPT成为各界热门的讨论话题。ChatGPT这一依托AI技术的自然语言处理工具,正迅速爆火。跨国金融服务公司UBS近日发布的一篇研究报告显示,ChatGPT达到全球1亿用户所需时间仅用2个月,而电话用了75年,手机的普及则用了16年。

尽管ChatGPT仍然处于初级发展阶段,但其作为众多AI模型的缩影和集成,用自然语言取代了机械的指令,交互更加随性和智能。ChatGPT能够通过学习和理解人类的语言来进行对话,还能根据聊天的上下文进行互动,真正像人类一样来聊天交流,还能进行一些文案创作。

微软CEO纳德拉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据悉,由ChatGPT代写作业,已经成为美国大学的一种现象。调查发现,89%的美国大学生已经在用ChatGPT写作业。未来,创作也不再是人类的专属,甚至ChatGPT会替代人类,甚至能完成撰写邮件、视频脚本、翻译、代码等任务。为此,微软CEO纳德拉甚至评价:“也许这一次,对于知识型工作者来说,这就完全等于工业革命。”

那么,ChatGPT是什么?根据英文原文,GPT就是Generative Pre-training Transformer(预训练生成模型)字母缩写,可简单概括为“聊天机器人”+“搜索工具”+“文本创造工具”。

ChatGPT是美国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OpenAI,于2022年11月30日推出的一种人工智能技术驱动的自然语言处理工具。

根据百度百科资料,ChatGPT使用了Transformer神经网络架构,也是GPT-3.5架构。关于GPT-3.5模型,它是由OpenAI设计的一系列NLP(自然语言处理)训练模型中的第四个,此前还有GPT-1、GPT-2和GPT-3,第四代则是基于GPT-3.5的ChatGPT。从GPT1到ChatGPT,预训练模型越来越大、效果越来越强。

这是一种用于处理序列数据的模型,拥有语言理解和文本生成能力,尤其是它会通过连接大量的语料库来训练模型,这些语料库包含了真实世界中的对话,使得ChatGPT具备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能根据聊天的上下文进行互动的能力,做到与真正人类几乎无异的聊天场景进行交流。

不像曾经爆火的AlghaGo,其作为一款能够打败中国围棋名列前茅人柯洁的机器人,仅限于围棋领域,ChatGPT则已经进入了我们的日常工作领域和生活世界。因此,ChatGPT不单是聊天机器人,还能完成写诗、撰文、编写代码等任务。这也是其在短时间内引爆全球的重要原因。 

ChatGPT爆火的背后,是生成式AI技术的应用,其也带火了AIGC概念股。最近,拓尔思、海天瑞声、竞业达、云从科技等上市公司股价纷纷涨停。

实际上,ChatGPT早已被各大资本看好。在此,也有必要认识一下OpenAI。

据悉,OpenAI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名为OpenAI LP的有限合伙企业,其企业管理人GP为OpenAI Nonprofit。这家GP的董事会由Greg Brockman(主席兼首席技术官)、Ilya Sutskever(首席科学家)、山姆·阿尔特曼(首席执行官)以及五名外部董事组成。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CEO马斯克也曾是该董事会董事,但因特斯拉涉足AI,与OpenAI存在潜在利益冲突,则于2018年辞去董事一职。

同时,微软更是OpenAI LP这个有限合伙企业的最大LP。从2019年开始,微软就与OpenAI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目前共投资OpenAI LP达130亿美元。

2月2日,OpenAI发布ChatGPT试点订阅计划——ChatGPT Plus。ChatGPT Plus将以每月20美元的价格提供,订阅者可获得比免费版本更稳定、更快的服务,及尝试新功能和优化的优先权。同天,微软官方公告表示,旗下所有产品将全线整合ChatGPT,除此前宣布的搜索引擎必应、Office外,微软还将在云计算平台Azure中整合ChatGPT,Azure的OpenAI服务将允许开发者访问AI模型。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OpenAI也曾饱受质疑。据悉,OpenAI首席科学家Ilya Sutskever2022年初剧透,他感到LLM表现出一定程度的通用智能(可能是试用ChatGPT早期版本后的感受),当时被以图灵奖得主、Meta首席AI科学家Yann LeCun教授为首的学术圈当成笑话群嘲。不过,如今,更多人相信OpenAI的ChatGPT不是随便画的“饼”,毕竟微软、马斯克又怎会撒钱当“冤大头”呢?至少,目前ChatGPT拥有上亿的用户,如此大的流量就值得好好挖掘一下。

就其本质而言,人工智能可以理解成对人的思维的信息过程的模拟。以ChatGPT为例,人工智能将潜移默化地改变人们的社交习惯和沟通方式,同时也将对人类的工作方式带来巨大的影响。

实际上,此前很多人都认为,认知以及对语言的理解是人类的特殊天赋,人工智能可以“照猫画虎”,但缺乏真正的理解,仍然坚信作为人类具有一种不可替代的优越感。然而,ChatGPT已经展现了对问题的惊人理解能力,打脸了很多人的自我优越感。以语言为例,对于人工智能而言,自然语言并没有那么难掌握,毕竟常见的语法规则、语义(不包括语言演化里最新的那部分)是有限的,那么近乎无限的语料就足以让模型掌握这些规则和语义。

更难能可贵的是,ChatGPT可以通过预训练生成,把它的思维从“文科生”(纯retrieve和summarize语料)变成“工科生”,有了浅层的推理能力,进而应付大部分日常任务。在很大程度上,ChatGPT在很多应用场景下正替代人类,而且效率更高。

2022年12月30日,特斯拉的人工智能主管、开发自动驾驶仪的主要领导人安德烈·卡尔帕西就在推特发文称,其写的代码中有80%是由GitHub Copilot编写完成的,且准确率约为80%。

而GitHub Copilot是一种帮助开发人员编写代码的AI工具,归微软所有。卡尔帕西表示,Copilot极大地加速了其写代码的速度,如今已经很难想象“人工写代码”的日子了。

以色列总统艾萨克·赫尔佐格最近在特拉维夫举行的一次大型网络安全会议上也透露,他这次会议演讲的开头部分是由ChatGPT编写的。艾萨克·赫尔佐格也成为首位公开使用ChatGPT的世界领导人。不过,他仍称,AI不会取代人类,“硬件和软件无法取代人的意志。”

但毫无疑问,ChatGPT正替代人类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正如文章开头提到的“89%的美国大学生已经在用ChatGPT写作业”。可以想象,未来随着ChatGPT不断训练,将不断扩大其应用场景:在企业客服中,可能跟我们聊天的并非真的“人”;在写代码上,替代人可以编写和调试计算机程序;在某些测试情境下,在教育、考试、回答测试问题方面的表现甚至优于普通人类测试者……

当然,ChatGPT也有一些反对声音。比如,一些学者和研究人员发出警告:ChatGPT很可能“杀死”大学论文。美国纽约市教育局就正式对ChatGPT下了封杀令。一些互联网大厂也对ChatGPT进行封杀。

当然,ChatGPT永远无法替代人类的思维和思想。图灵奖得主Yann LeCun教授坚信,“语言只承载了所有人类知识的一小部分;大部分人类知识、所有动物知识都是非语言的;因此,大语言模型是无法接近人类水平智能的。”

但实际上,我们人类不断开发新的工具,并不是期望让工具能替代人类自己,而且希望借助这些工具,提升工作效率或延展行为能力,比如汽车可以帮助我们日行千里。未来,以ChatGPT为典型的AI生成技术仍然值得期待。同时,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基础性”文案创作或代码编写,恐将被ChatGPT替代。这也代表ChatGPT的出现,将抢夺很多人的“饭碗”。

在今年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微软CEO纳德拉对ChatGPT赞誉有加,“至少在从事技术工作的30年里,这是我从没见过的技术扩散,我也不认为这种扩散曾发生在工业革命时期。”

2月5日,财通证券用聊天机器人ChatGPT撰写了一篇医美行业研究报告《ChatGPT实测:提高外在美,增强内在自信——医疗美容革命》。有人甚至评价,“ChatGPT像个人,从能力与情商上接近于一名中级员工。”

从发展阶段划分来看,人工智能分为三个层次:计算智能、感知智能、认知智能。目前,在计算智能上,机器计算能力早已超越人类。在感知智能上,视觉、听觉、触觉等机器感知能力也在各行各业广泛应用,比如指纹识别、人脸识别。认知智能则是人工智能最有挑战的阶段,要求机器在储备大量知识基础上,具备理解和思考的能力,同时作出相应的推理和决策。从这个角度来看,ChatGPT代表着人工智能在认知智能方面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结合ChatGPT的底层技术逻辑,有媒体曾列出了中短期内ChatGPT的潜在产业化方向:归纳性的文字类工作、代码开发相关工作、图像生成领域、智能客服类工作。

不过,ChatGPT 的商业化前景仍需经受市场检验。从核心竞争力来看,ChatGPT主要是引入新技术RLHF (Reinforcement Learning with Human Feedback,即基于人类反馈的强化学习)。RLHF解决了生成模型的一个核心问题,即如何让人工智能模型的产出和人类的常识、认知、需求、价值观保持一致。同时,ChatGPT是AIGC(AI- Generated Content,人工智能生成内容)技术进展的重要成果。该模型能够促进利用人工智能进行内容创作、提升内容生产效率与丰富度。 

从技术局限性来看,ChatGPT 的使用上还有局限性,模型仍有优化空间。ChatGPT可能会出现创造不存在的知识,或者主观猜测提问者的意图等问题,模型的优化将是一个持续的过程。若AI技术迭代不及预期,NLP模型优化受限,则相关产业发展进度会受到影响。此外,ChatGPT盈利模式尚处于探索阶段,后续商业化落地进展有待观察。

中信证券最新的研报也称,ChatGPT 在中短期内无法完全取代传统搜索引擎,也较难改变当前全球搜索引擎市场竞争格局,但料将会加速搜索引擎演化进程。如果一项技术只能局部替代搜索引擎,那么恐怕它很难算是颠覆式的创新或者AI领域的革命性进展。

同时,也有人表示,ChatGPT可能会编写恶意软件和网络钓鱼邮件。另外,ChatGPT还可以对文本提示做出虚假的回答,研究人员称之为“幻觉”。这也就意味着当前ChatGPT也面临伦理道德和诸多法律风险。

不过,微软CEO纳德拉则表示,“目前对ChatGPT安全的所有担忧,无论是有害内容还是‘幻觉’,只需要通过设计解决。”当然,纳德拉极力为ChatGPT站台,也可能受微软在ChatGPT押重注的利益所左右。

另外,除了微软之外,一众科技界企业也热捧ChatGPT,比如芯片巨头英伟达。随着ChatGPT的使用量激增,OpenAI需要更强的计算能力来响应用户需求,因此增加了对英伟达GPU的需求。而作为模型框架里的重要分支,英伟达也在AIGC产品不断升级迭代中受益。据悉,英伟达在短短一个月内股价暴涨40%,达到了近半年以来的较高值。而苹果、AMD等多家芯片巨头在近期同时对台积电下了AI芯片急单。

因此,ChatGPT作为一个新生的人工智能技术,我们应该对其抱有更好的期待,或给予一定成长的机会。而ChatGPT是否是一场“工业革命”就用时间来验证吧。

文章来自:https://www.eet-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