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与ADI畅谈中国电子产业的过去、当下和未来

2月14日,恰逢情人节,ADI深圳办公室乔迁新址至南山联想后海中心。20多年来,ADI深圳办公室从罗湖,到福田,再到南山后海,与深圳的发展一脉相承,逐渐贴近客户,更贴近于大湾区的科技创新中心。

这次乔迁对ADI在中国区,尤其是大湾区的发展来说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为了分享这份喜悦,ADI也将公司传统的一年一度新春媒体聚会地点定在了新办公室。据说这还是ADI全球名列前茅个设有DEMO Room(样品展示间)的销售办公室,《电子工程专辑》借此机会沉浸式参观了一把,并与ADI中国区销售副总裁赵传禹(Thomas),ADI深圳办公室总负责人萬方(Flora)进行了深入交流。

ADI的深圳新“家”整体设计上采用简约环保风格,温馨舒适的休闲区域、为哺乳的妈妈设置了单独的母婴室、打电话或开远程会议时的隔音小单间……处处体现ADI的人文温度与绿色情怀。

ADI新办公室还具备绿色、科技的特性,全新的IT系统可以做到使用者进入就能感应、启动。会议室邀约系统直接可以将会议室名称和与会人员匹配,自动地邀约会议室。办公室共有11个会议室,能够把客户、市场行业的伙伴等聚集到这里,开展更多workshop、交流、探讨。

娱乐休息室营造身心舒畅,智能化楼控打造低碳空间,小编最喜欢的还是可升降的工桌,特别适合久坐后的人群,可以站起来办公。

据介绍,ADI新办公室特别打造了用于展示最新技术的Demo Room,作为ADI全球名列前茅个拥有DEMO Room的销售办公室,在客户来拜访时能随时在这里演示产品,沟通起来更加高效。

我们在图集中展示了Demo Room里的部分产品,可点击查阅:《沉浸式体验ADI深圳新办公室方案Demo Room》

参观结束后,ADI中国区销售副总裁赵传禹和ADI深圳Office总负责人萬芳与所有媒体用一场创新的“影评会”方式,以“过去、当下、未来”三个时间段为主题进行了深度交流。

在“过去”环节,首先播放了一段以华强北电子行业创业人为背景的电影——《奇迹·笨小孩》的片段,引发了在座深圳电子媒体人的感触。

Aspencore亚太区总裁,总分析师张毓波表示,过去20多年,电子产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深圳。“华强北是深圳电子产业的一张名片,它的动态就是中国电子行业的晴雨表。同时它更是一种精神,象征着努力拼搏的深圳电子产业人士。” 他说到。

对此赵传禹深表赞同,他回忆多年前来深圳出差,彼时的后海还处于一片热火朝天打地基的状态,而如今已高楼林立。“这么多年,我觉得华强北精神一直没变。多年前来深圳出差走访客人的时候,给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深圳客户都有一种敢为天下先的精神。”他举例道,深圳有大量消费电子中小厂商,采用ADI的音频、视频解决方案,每当去拜访这些客户车程都很远,“但就是这样规模不大的客户,他们的研发团队跟我们谈的都是最新DSP类产品。”

ADI中国区销售副总裁赵传禹(左)和ADI深圳Office总负责人萬芳

另一个例子是深圳一家全球名列前茅的电动车制造商。十多年前电池管理还是一个大多数人没听说过的概念,但当时ADI就与这家厂商进行了电池管理方面的技术探讨。

“把过去点点滴滴的事情串起来,我们可以相信深圳代表了中国的创业精神。”赵传禹说到,“ADI也一样,自1995年起,我们进入中国已经28年,在深圳的办公室不断搬迁、壮大的过程,以及跟客户一起成长的过程,就像一家创业公司的创业史。”

萬芳对此也很有感触,她也是华强北时代的亲历者,回忆ADI深圳办公室最初建立时,名列前茅个员工是2000年加入的FAE。“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ADI就开始在中国投放技术力量,这也是践行ADI‘技术先行,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以技术落地解决客户的问题为首要任务。”

ADI深圳较早的办公室位于罗湖和福田中间的电子科技大厦,萬芳2006年加入ADI时,深圳办公室已经有20多人,并迁到福田中心区。在乔迁到前海之前,福田办公室一直支撑着ADI在深圳的业务。“如今后海办公室位于大湾区更中心的位置,我们也将立足于此,服务整个湾区的客户。”

“当下”的影片展示了从1995年开始,深圳变化的一组老照片,直到2023年ADI迁入新办公室。ADI办公室的变化,也见证了整个深圳电子行业的创新和发展。

为何选择后海作为辐射华南地区的中心?萬芳表示,新办公室所处的粤海街道是全中国GDP较高的街道,其中有112家上市公司,市值超过5万亿,代表了湾区甚至中国的创新高地,也令ADI能更贴近客户群体、贴近湾区中心。

“除了上市公司,大湾区还也有这大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这部分处于中国企业第二梯队、第三梯队的客户,不单吸引了政府、行业的关注和支持,也是ADI深圳新办公室优先支持的客户。”萬芳说到。

当下的中国,新能源、电动汽车产业正在快速崛起,ADI的很多客户也身在其中。

赵传禹回忆去年与美国同事聊天时,他们都认为能在中国负责销售,相比在美国、欧洲、日本的同事更幸运,因为这的节奏太快了,国内10年的发展,可能对其他地区来说需要半个世纪。“中国当下有很多新兴的热点行业和领域,在我们跟这些领域客户交流时,也给ADI在华的布局提供一个大方向,未来国内的产业机会很多。”

在接触国内客户时,有两点让赵传禹感触最深、也是大家共同关心的话题。

一是怎样把国内企业的业务拓展到全球,尤其是在今天的大环境下。如今ADI在中国支持客户时,已经不仅仅只是说“in China for China”,在做的很多事情都是“in China for Global”,这是让赵传禹特别有自豪感,甚至有时候是紧迫感的一种体会。

举例来说,每台手机背后都有数据中心在支撑,但数据中心在解决计算的同时,还要解决传输问题,其中一个关键环节就是光模块。当前全世界现在排名前十的光模块制造商,超过一半来自中国。所以数据中心无论用谁家的处理器,其实站在他们背后的去解决数据传输问题的,是中国一小批顶尖的光模块厂商。这些厂商在技术快速迭代时,必须保证整个硬件方案能很好地面对尺寸、功耗、成本的挑战。对此,ADI 中国研发团队与这些客户一起确保每一代硬件迭代都可以走在他们同行的前面。通过这种技术创新确保数据中心的高效运行,从而为消费者提供越来越便捷的数据服务。

二是国内客户现在越来越关注企业社会责任,也就是ESG(Environment, Social and Governance,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话题。

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国内企业更多地专注在产品和服务上,只有当企业的规模做大到一定程度,ESG才变成每一个企业管理者必须要正视的话题。ADI现在跟很多客户交流的不仅仅是技术和产品创新,更多的是怎样做到“科技向善”,与客户一起用技术创新为世界创造更多美好。

ESG中的绿色节能环保,是时下非常热门的话题,太阳能、储能等行业的领军企业都与ADI有着广泛的合作,希望通过创新的半导体技术和模式架构,让绿色能源的时代早日到来。

医疗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在过去几年中,疫情给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深圳有一家ADI的客户客户,是中国拔尖的医疗设备厂商,过去几年因为他们的需求激增,ADI在交付上专门开辟绿色通道,确保不会因为交付影响到医疗设备出货,“因为我们知道每一台设备的背后,都是很多个鲜活的生命。” 赵传禹说到。

关于未来,是三段影片的混剪,分别是未来时间极具智慧的自动驾驶系统、电影《后天》和《流浪地球2》中关于人类终极命运和科技之间的思考。

从自动驾驶去畅想未来科技的可能性,已成为不少科幻影片或小说中的场景。    作为半导体技术厂商,赵传禹认为这种趋势代表了未来的一个大时代,就是“边缘智能时代”。

然而理想往往非常丰满,现实却有非常多挑战。如何在情境感知应用中做到精确感知,涉及传感器技术和即时处理,因为延迟和功耗问题,很多时候无法将数据及时送到云端。为了追求实时性和可靠性,需要在边缘端把所有的数据处理完成。处理完后,更重要的是洞察和决策,进而触发相应的动作,所有操作要在毫秒级完成。这些技术的实现仍面临很多需要被逾越的关卡,“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年前提出的自动驾驶概念,直到现在、即使在深圳这片敢为天下先的土地,大家也没有在马路上随时看到自动驾驶车。” 赵传禹说到。

但如果拉长时间轴去看,ADI相信,从PC时代到手机为主导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下一个10年一定是边缘计算的时代。“作为一家半导体厂商,我们希望通过技术创新加速这个时代的到来,” 赵传禹说到,在这个时代,生活、工作和生产中都可以产生海量数据,我们将依据这些数据实时地做判断和决策。这不仅对半导体行业,对整个大技术产业来说,都意味着无法想像的成长机会。

而对于《后天》和《流浪地球》中谈到的人类终极命运话题,其实最近关于ChatGPT的讨论就已经涉及到了人工智能会不会给人类带来更多机会,甚至更多风险和挑战。

赵传禹认为,科技本身是中性的,科技带给我们什么,取决于我们怎么用它。ADI很早就开始思考这个话题,也很早就提出了将“科技向善”作为主轴发展。ADI CEO Vincent在不久之前的演讲中提到,作为一个有社会责任的企业,要把有限的精力集中在那些对我们的社会影响最大的需要解决的问题上。

“现在有两个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名列前茅是自身的健康,大家刚刚经历过疫情,应该感触非常深。第二是地球的健康,所以ADI致力于投资绿色能源,解决地球面临的气候挑战。” 赵传禹说到,这两件事都不容易,但是他相信通过技术创新,一定可以在纷繁复杂的问题和挑战背后找到优异解决方案。“我们没办法用昨天的方法解决现在面对的问题,必须要用明天的方法、明天的思考,去找到突破的地方。”

支撑半导体产业的驱动力,可以分为长期和短期的,而ADI的边缘智能愿景,属于支撑产业长期发展的源动力。从消费电子、汽车到工业自动化,越来越多的边缘智能已经出现,但智能程度远远还达不到我们的期望,如果希望它达到令人满意的程度,那就意味着半导体器件、软件和算法需要在未来有巨大的提升。

以汽车为例,较早一辆车涉及到的半导体价值只有300-400美金,现在已经提升到1500美金甚至是更高。汽车要更加智能,就需要将投资更多用于车内的半导体和软件,而不仅仅投资于钢铁和结构。

经过过去两年的缺货,让大家都意识到了供应链安全性的重要。ADI目前除了加大产能投入,还与合作伙伴一起建立了弹性供应链,使得任何一款产品都能在两个不同的工厂生产,做到无缝切换,有效避免了不可抗力对供应链造成的打击。

赵传禹认为,2023年半导体供应链整体的供给状况会大幅度改善。“我们相信到今年年末,ADI有超过7万5千种产品,这当中的90%以上都可以恢复到疫情前13周的交付期。”

回想20、30年前,更多的是ADI先去做技术创新,再把这些产品推荐给中国的客户。但赵传禹留意到,最近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客户需求已经走在前面,他们会先告诉ADI他们对于某类产品性能突破的需求,希望ADI的模拟技术能够帮他们量身定制,帮他们成为行业名列前茅。

对此ADI也做了很多事情,在Demo Room中的很多方案背后就是基于这样的故事。“我想以后这样的故事会越来越多,” 最后赵传禹说到,“我们也希望这样的故事能够传递出去,因为我相信要实现产业繁荣,只靠一家公司的努力是不够的。ADI一直把自己定位于在中国半导体生态系统中的一员,我们希望与产业伙伴一起创新。大家共同实现技术进步,在未来,将很多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

Demo Room中的部分产品,可点击查阅:《沉浸式体验ADI深圳新办公室方案Demo Room》

文章来自:https://www.eet-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