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捷宣言是否依然适用?

敏捷宣言已经诞生二十年,这份简短却“颠覆”规则的文件,帮助我们将产品开发交付的方式,从长途运输变成了“次日达”一样的存在。当下的我们正处在一个持续创新的世界,面对技术变革洪流,有时候我们可能会产生思考:敏捷宣言是否仍然应该成为我们的指南?

在正式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重温一下敏捷宣言:

一、敏捷宣言的诞生

2001年2月11日至13日,在犹他州瓦萨奇山的雪鸟(Snowbird)滑雪胜地洛奇酒店,17位软件开发领域的领军人物聚在一起 ,他们分享、探讨了非常多的软件开发方式、经验,比如:极限编程(XP)、透明化、自适应软件开发(ASD)、特征驱动开发(FDD)、动态系统开发方法(DSDM)等等,并试图找到他们的共同点,以更简单的规则来适应快速变化的环境。

经过为期三天的讨论,他们在价值观和原则层面上达成共识,选择了 Agile 一词并为其赋予了特殊的意义,制定并发布了软件行业历史上最为重要的文件之一:敏捷宣言

参会者将这个组织命名为“敏捷联盟( The Agile Alliance )”,希望能够帮助软件行业中的其他人以全新、更敏捷的方式思考软件开发、方法和组织。而“敏捷宣言”则被展示在一个网站上( https://agilemanifesto.org/ ) 。到目前为止,《敏捷宣言》已被翻译成了60多种语言,并作为一种信仰被推广至全球,甚至是非软件行业。

二、敏捷宣言的主要内容

1、敏捷宣言的4条价值观

我们一直在实践中探寻更好的软件开发方法,身体力行的同时也帮助他人。由此我们建立了如下敏捷价值观:

  • 个体和互动 高于 流程和工具
  • 工作的软件 高于 详尽的文档
  • 客户合作 高于 合同谈判
  • 响应变化 高于 遵循计划

也就是说,尽管右边的项目有一定的价值,我们更重视左边项目的价值。

2、敏捷宣言遵循的12条原则

敏捷宣言的12条原则包括:

  1. 我们最重要的目标,是通过持续不断地及早交付有价值的软件使客户满意。
  2. 欣然面对需求变化,即使在开发后期也一样。为了客户的竞争优势,敏捷过程掌控变化。
  3. 经常地交付可工作的软件,相隔几星期或一两个月,倾向于采取较短的周期。
  4. 业务人员和开发人员必须相互合作,项目中的每一天都不例外。
  5. 激发个体的斗志,以他们为核心搭建项目。提供所需的环境和支援,辅以信任,从而达成目标。
  6. 不论团队内外,传递信息效果最好效率也最高的方式是面对面的交谈。
  7. 可工作的软件是进度的首要度量标准。
  8. 敏捷过程倡导可持续开发。责任人、开发人员和用户要能够共同维持其步调稳定延续。
  9. 坚持不懈地追求技术卓越和良好设计,敏捷能力由此增强。
  10. 以简洁为本,它是极力减少不必要工作量的艺术。
  11. 最好的架构、需求和设计出自自组织团队。
  12. 团队定期地反思如何能提高成效,并依此调整自身的举止表现。

Kent Beck
Mike Beedle
Arie van Bennekum
Alistair Cockburn
Ward Cunningham Martin Fowler
James Grenning
Jim Highsmith
Andrew Hunt
Ron Jeffries
Jon Kern
Brian Marick
Robert C. Martin
Steve Mellor
Ken Schwaber
Jeff Sutherland
Dave Thomas
参与《敏捷宣言》编写的作者



附:《敏捷宣言》英文版原文

三、关于敏捷宣言的讨论:敏捷宣言是否依然适用?

1、不断发展的敏捷实践

从敏捷宣言发布时起,其内容就几乎就没有发生过变化,但围绕敏捷的世界却大不相同。

敏捷宣言的17位发起人虽然成功地在几个核心原则下统一了他们不同的观点,但争论并没有就此结束。在某些方面,敏捷的发展早已经超越了创始人在开始时所提出的范畴,并且似乎每个人对敏捷都有自己的看法。比如SAFeLeSS等等,甚至有些敏捷实践和软件开发没有任何关系,而敏捷宣言却曾这样描述:“我们正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帮助其他人发现更好的软件开发方法。

Scrum.org 的 CEO 戴夫·韦斯特 (Dave West) 曾前往各个组织观察敏捷实践,然后组建了一个研究团队,并使用敏捷开发的模式研究病毒治疗遗传失明的方法。事实上,软件开发之外的领域利用敏捷方法的已经并不少见,但这并不在宣言提出人的意料之中。

敏捷专业人士布坎南曾这样解释《敏捷宣言》:“并不是说它不能被解释,而是需要更深入的理解才能确保这些原则/价值观被正确地翻译”,但即使在软件开发中,要正确理解并执行这些原则也并不容易。

2、像流水线一样生产敏捷

许多人认为,敏捷培训和咨询的泛滥加剧了“伪敏捷”之类的存在,有些人甚至将这种敏捷推广背后的组织称为“敏捷产业联盟”。敏捷专业人士布坎南曾这样评价这种现象:“你做的和说的可能都是对的,但你不理解基本的敏捷原则”。

甚至有些人认为敏捷管理工具制造厂商,比如 PingCode、Atlassian 也加剧了这种情况,因为工具支持像 Scrum 和 Kanban 这类敏捷框架,固化了敏捷,让使用敏捷的人不用加以理解就能直接使用。但实际上,敏捷是一种文化价值,团队应该可以用他们认为最合适的方式工作。而敏捷框架与敏捷文化价值观是并存的,但如果你没有文化上的认同,那么你所做的可能从一开始就有缺陷。

为了敏捷而敏捷,过度追求敏捷本身,往往会与宣言的原则背道而驰——过分关注细节、缺乏交付、僵硬的遵守流程原则,出现这种现象的从业者甚至有些是带有敏捷证书的。这些糟糕的敏捷体验很可能机会导致一些人完全放弃敏捷。但是在敏捷被广泛采用的同时,很多人也会因《敏捷宣言》有时被误导,那么《敏捷宣言》还是一份值得参考的指南吗?

四、《敏捷宣言》还有意义吗?

在与数以百计的客户、内部和外部敏捷教练、敏捷爱好者和狂热的实践者交谈之后,以及从社交媒体上花了大量的时间调研之后,可以确认的是:敏捷宣言仍然具有现实意义,甚至现在比以往更有意义。

Scrum.org的CEO 戴夫·韦斯特 (Dave West) 曾这样评价:敏捷原则其实根本不是什么新东西,它们只是以一种不同的方式被应用。敏捷宣言的价值就像是伽利略、阿基米德等科学工作者发现的定律/规律。

或者,我们可以这样认为,《敏捷宣言》最大的成就是整理出了一种尚未用于软件开发领域的思维方式。

那么,我们应该根据世界的变化对《敏捷宣言》进行更新吗?

不一定。

当像《敏捷宣言》这样具有文化意义的东西出现时,我们可以重新解释它,但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原作。因为,与其试图更新它,不如花更多的时间弄清楚如何让它更好的应用于自己、团队或组织。

本文是否对你有用?

内容导航